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時不凡的聲音不大,但也不小,少年意氣十足,季艷萍在心里感嘆了一下年輕真好,然后命令他繞操場跑十圈兒。

    時不凡對此沒有什么意見。

    但身后卻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他頭沒好……不能做劇烈運動。”

    季艷萍一轉臉,就對上了甄元白有些膽怯的眼神,他從來沒有反駁過老師,平時遇到關于時不凡的事兒也一向是有多遠躲多遠的,今天居然主動上來幫時不凡說話,著實讓季艷萍吃驚。

    不過他說的倒也是實話,季艷萍也不過是想教訓一下時不凡,并沒有要他小命的想法,便道:“那就罰站,兩節課。”

    “馬上就要上課了,你快回班里去。”她說完就想走,結果甄元白居然猶猶豫豫,小心翼翼的移動腳步挪到了時不凡身邊,“他帶的飯……我也吃了。”

    時不凡眸子閃了閃,嘴角又忍不住上揚,難忍歡喜。

    季艷萍卻眼皮跳了一下:“你也有參與?”

    雖然沒跟著翻墻,但該吃的一口都沒少吃,也算是參與了吧。

    甄元白十分緊張的點了點頭:“我,我這幾天,一直沒去食堂吃飯……就,就吃他帶的。”

    得。

    季艷萍懂了,她沒忍住,恨恨的瞪了一眼時不凡,還沒想好拿這位模范生怎么辦,喝完水的梁禿又沖了回來:“甄元白,你在這兒干什么?還不回班里去上課?”

    時不凡短暫的高興之后,也輕聲道:“你不用陪我,我沒事兒。”

    甄元白根本沒聽到他說什么,他這會兒甚至不敢抬頭直視兩位師長:“我,我也有錯,我應該跟他一起受罰。”

    甄元白吃的時候是真沒想到這些事兒,吃完了倒是后悔了,但他又不能真放著時不凡一個人受兩人的罰,這會兒雖然是站在操場上,卻活像站在油鍋里,他臉漲得通紅,心里還有無法抑制的羞恥感。

    梁禿也懵了,他氣的下巴上的肥肉都抖了起來,一臉無法置信,張嘴就咆哮:“你一個好學生你跟時不凡……”

    季艷萍及時拉住了他,她又看了一眼無地自容的甄元白,道:“行,既然甄元白要為你分擔,那你倆一起站夠一節課就行。”

    這時正是秋高氣爽,太陽說不上炙熱,但也談不上多溫和,甄元白靜靜的低著頭站在他身邊,雪白的手指蜷在袖子里,睫毛低垂,一聲不吭。

    上課鈴開始打響,操場上打球的少年們飛奔向教學樓,有人路過他倆不遠處,新奇的議論:“怎么甄元白也罰站了?”

    “臥槽,他現在跟時不凡真是一條船上的了啊?”

    “嘖嘖,時不凡真牛逼,把天使拉地獄來了……人家以前多乖一孩子啊。“

    “得,下周校刊標題絕壁是‘一中模范生跌落泥潭為哪般’,他又得上頭條。”

    幾個人嘻嘻笑著離開,不斷有人從他們跟前跑過,都用意外和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甄元白。

    時不凡倒是好說,失憶了臉皮還是那么厚,他雙手插在口袋里,眼神輕蔑的不像在罰站,倒像是坐在王座上。

    操場很快空無一人。

    時不凡雖然嘴上說甄元白應該好好學習,但心里頭對于他跟自己同甘共苦這事兒還是很受用的,等到操場上漸漸沒人了,他轉臉去看甄元白,這一看,卻忽然一愣。

    甄元白的腦袋一直沒抬起來,雪白的鼻尖微微泛紅,額前微卷的劉海垂到了眼睫毛上,有一滴水珠兒沒有經過臉頰,直接從眼睛里,垂直砸在了操場的紅色跑道上。

    “……”

    空氣一時寂靜了,操場的小風好像也沒了。

    時不凡拿手輕輕碰了他一下:“……元,元元?”

    甄元白這輩子都沒被人這么圍觀過,他原本還很安靜,被時不凡這么一喊,忽然沒忍住,嘴唇一下子抿成了曲線,眼淚珠子大顆大顆的掉了下來。

    時不凡捏了捏耳朵,眉頭皺了起來,他不安的舔了舔嘴唇,伸手把甄元白扯了過來:“真是,哭什么啊……這有什么的,不就罰個站么?不是有時哥陪你呢么?嗯?”

    甄元白的嘴扁的像個小老頭,他扭頭不理時不凡,后者一下子繞了過來,手在口袋里摸了摸,變戲法似的搞出來了一個阿爾卑斯草莓糖:“別哭了,來,這個給你吃。”

    “你還吃!”甄元白看到糖就氣的哽咽:“我們罰站,就,就是嘴饞……你,你還……”

    他說不下去了。

    真是太丟人了。

    他活了十幾年,從來沒有被罰過站,今天不光罰站,還是因為嘴饞罰站,不光因為嘴饞罰站,還跟“惹不起”在一起罰站。

    他越想越丟人,還伴隨著這件事傳遍整個校園,甚至可能傳到父母耳朵里的恐懼,一時悲從中來,眼淚止都止不住。

    就在這時,一陣亂糟糟的聲音傳來,是高一某個班級過來上體育課了,甄元白手腳都開始發軟,急忙伸手抹了抹眼淚,緊張的不行。

    時不凡扭頭看了看那群學生,不爽的臉讓原本想過來的體育老師退避三舍,老師盡量不去惹這個刺頭,帶著學生去操場另一邊活動。

    時不凡又看了一眼甄元白,忽然伸手抓住了校服兩邊的衣角,抬手一翻,雪白的球衣被跟著帶起一角,露出腰間結實的肌肉,只一瞬間又被擋住。

    甄元白只覺得眼前微微一暗,一抬頭,就發現校服依然還穿在他身上,只是被掀起來,里子朝外,被他雙手撐著,小傘一樣擋住了頭頂的陽光,也擋住了那些窺視的視線。

    少年腳步朝他挪了挪,輕聲道:“別怕,哥給你擋著,誰都看不到。”

    甄元白濕漉漉的睫毛閃了閃,又把頭低下來,悶悶道:“擋著也有人知道罰站的是我。”

    時不凡手臂抬著撐著校服,眉頭又皺起來:“那怎么辦?明天你還想不想吃好吃的?”

    “還吃呢。”甄元白一下子忘了羞恥,簡直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微微瞪大眼睛,道:“要吃你自己吃,反正我不敢吃了。”

    時不凡一下子笑了:“我們聰明是個膽小鬼啊。”

    “你不要叫我那個名字。”甄元白立刻提出抗議:“我叫甄元白,不叫甄聰明。”

    “行,元白,甄元白……”時不凡說完,又道:“我還是覺得你那個名字好,你看,你叫聰明,我叫不凡,咱倆簡直天生一對。”

    甄元白皺起眉,他蹭了蹭鼻子,悶悶道:“誰要跟你天生一對。”

    他又陷入了悲傷的情緒里,時不凡忽然用下巴砸了一下他的腦袋,甄元白疑惑的抬頭,聽他道:“糖,袋子被我捏破了,不吃待會兒都化了。”

    甄元白相當有原則:“我不吃。”

    “那你幫我剝了,我吃。”

    “你自己沒手啊?”

    “這不是給你撐‘傘’呢么?”

    甄元白只好伸手把糖拿過來,他剝開袋子,猶豫的遞到時不凡嘴邊:“我們罰站呢,你真要吃啊?”

    “我得補充糖分。”時不凡啊嗚一口把糖果叼走了。

    阿爾卑斯草莓糖混合著奶香彌漫在兩人之間,甄元白低著頭,能聽到糖果碰撞他牙齒的聲音,他揪了一下手指,時不凡忽然又笑了:“剛才梁禿抓的太突然,飯沒吃完吧?”

    甄元白不吭。

    時不凡道:“我口袋還有一個,原味的,你吃嗎?”

    “不吃。”

    “不會被發現的。”時不凡含著糖果湊過來,故意給他聞味兒,道:“你待會兒把糖咬掉,棍兒裝起來。”

    甄元白活像被蛇誘惑吃禁果的亞當,他猶猶豫豫,時不凡又道:“還得再站半小時呢,哪有罰站的時候干站著的?”

    甄元白一抿嘴,堅決道:“不吃。”

    他扭頭想走出時不凡的“傘”下,可又不得不承認,時不凡這么一撐,陰暗的光線的確緩解了他的一些緊張,于是又默默的蹭了回來。

    這廂時不凡卻突然又開始搞事情:“不行,我好像有點暈。”

    甄元白立刻抬頭,還沒來得及說話,時不凡就在他跟前倒了下去。

    甄元白:“!!!”

    原本老師就沒準備罰甄元白,這時不凡一暈,倒是讓他解脫了,梁禿當場就把甄元白打發回了教室,甄元白連害怕都顧不上了,滿腦子都在擔心時不凡是不是摔出了什么后遺癥,上課的時候一直走神兒。

    好在這節是美術課……嗯?怎么是美術課?

    一直到下課,宋默才跟他說:“還不是因為你罰站,季老師怕你落了課,所以讓英語老師跟美術老師換了課……你怎么那么想不開要跟時不凡一起罰站呢?”

    甄元白回答不出來。

    他趁著課間休息,想去校醫室看看時不凡怎么樣了,結果沒等他起身,時不凡就回來了,邱旌見了他就笑:“看到沒,我就知道是套路,肯定是不想罰站才裝的。”

    甄元白瞅著懶洋洋晃蕩回來的時不凡,再次哽住了。

    他本來以為季艷萍會因為這事兒跟他談話,但出乎意料的,她什么都沒說,爸媽關于學校的事情好像也完全不知情。甄元白一邊覺得松了口氣,一邊覺得對不起老師和父母,學習上越發賣力了起來,當天晚上更是罰自己做了五張卷子,一直到凌晨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月考成績下來了,季艷萍把成績單一一發下去,道:“大家都知道成績排名意味著什么,沒錯,咱們班座位又該換了,從第一名開始選,甄元白,你坐哪兒?”

    甄元白也不是霸道的人,他這個月選擇坐在了中間最好的位子,這回就指了指邊兒上:“我坐那邊窗戶吧。”

    還是第三排。

    他開始收拾自己的書本準備挪位子,季艷萍繼續念:“第二名……”

    宋默深深吸了口氣,一臉緊張。

    大概所有的學生都會有這種想法,當考了第一名之后,就再也不想考第二名,考了第二名,絕對不會想到第三名,宋默向來是在甄元白后頭選座位的,只要條件允許,他肯定是要跟第一名坐在一起的。

    不過甄元白雖然每回能穩住第一,他卻不是每次都能穩住第二的。

    “第二名,宋默,你坐哪兒?”

    宋默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快樂的抱起自己的書,道:“我還跟甄元白一塊兒坐。”

    他剛跟著甄元白過去,忽然發現一道吃人一樣的視線落在了他臉上,僵硬的抬起頭,便發覺視線的主人古怪的笑了一聲。

    宋默:“……”

    他默默在甄元白身邊坐下,感覺背部開始生白毛汗,他反復在腦子里搜索自己哪里惹到了時不凡,直到季艷萍喊到了最后一名:“時不凡,輪到……算了你不用選了,最后一個位子就是你的。”

    她把一字未填的白卷拍到了時不凡的桌面上。

    班級里面有同學偷笑。

    其他學生在選擇座位的時候都沒敢選時不凡坐著的地方,是以時不凡自打來到這個班幾乎沒有換過位子,季艷萍發完了卷子,轉身剛要走,卻聽到時不凡開口了:“聽說我都坐這兒兩個學期了,麻煩老師通融一下,給個機會挪挪窩唄。”

    季艷萍琢磨還真挺稀罕,她轉過來,道:“你想坐哪兒?”

    全班忽然寂靜了。

    同一個班級同一個夢想:千萬別跟我同桌。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