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這是甄元白人生第一次放學后不能回家,而是要寫檢討。

    他跟時不凡面對面趴著,后者已經開始龍飛鳳舞,刷拉拉寫了半頁紙,而甄元白手下卻一直沒有動靜。

    他越想,越覺得自己騙時不凡這件事很不值當。

    早知道做他好兄弟要跟他一起寫檢討還被迫被打架,他絕對不會撒那個謊。

    時不凡發現他一直看著自己,于是也抬眼看過來:“你時哥是不是特帥?”

    這人怎么能這么自戀?甄元白懵了一下:“是,是挺帥。”

    時不凡瞇眼,“看傻了?怎么不動?”

    甄元白只好低下頭,心里卻有些古怪,怎么時不凡說起話來那么……油膩呢?

    他捏著筆老半天,最終也只寫了“檢討書”三個大字,時不凡洋洋灑灑很快寫滿了一整張紙,懶洋洋的朝他看過來,道:“怎么,不會寫?”

    “嗯……”甄元白難過道:“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錯了。”

    哪里做錯了呢,他分明什么也沒做,搞事的是林坤,打架的是時不凡,他是被欺負的那個啊,既沒有還嘴也沒有動手……怎么還得寫檢討呢?

    時不凡托腮看著他,手指勾了勾:“拿來,我給你寫。”

    “咱倆字不一樣。”

    “那我寫了你來抄?”時不凡從一邊兒抽了一張紙,甄元白立刻盯著他的筆尖。

    筆尖沙沙,一行字很快躍然紙上:

    我檢討,我不該這么聰明,不該學習成績那么好。我不該不阻止各班老師拿我的作文當范本,不該讓各班老師肆意宣揚我有多么聰明成績有多么好,我最大的不該就是不該進考入這所學校,不該允許學校用我的名字招攬新生。

    如果不是因為我太優秀,成績太好,又怎么會被人故意針對,故意喊外號,又怎么會無端端卷入這場莫名其妙的是非之中?

    ……

    他一邊寫,甄元白一邊伸著頭看,一邊忍不住笑了起來,時不凡抬眼看他,挑了挑眉,道:“怎么樣,現在知道怎么寫了?”

    甄元白臉皮微微發燙,道:“太不要臉了,我這樣寫……老師會覺得我在挑釁的。”

    時不凡想了想,問道:“那你除了這些,還有別的錯嗎?”

    甄元白跟他對視了一眼,咬了咬嘴唇,慢慢搖了搖頭。

    時不凡把自己寫好的檢討書推過來,道:“照著抄。”

    甄元白遲疑的拿起筆,卻見時不凡開始到處翻找,他問:“你干什么?”

    “找杯子,渴了。”

    他翻辦公室活像在翻自己家,甄元白下意識偷偷朝窗戶看幫他放風,季艷萍并沒有非要守著他倆寫,只是走的時候把門給帶上了。

    這廂時不凡終于找到了一次性杯子,從飲水機里接了兩杯溫開水,放在了他跟前,道:“怎么你抄還那么慢?”

    甄元白還是很羞恥:“我覺得……這么寫不太好。”

    時不凡頂了頂腮幫,皺眉道:“你要不寫我就走了,你自己在這兒慢慢想去。”

    甄元白慌了。

    他一個人在老師辦公室里寫檢討也太丟人了點兒!

    他又看了一眼時不凡寫好的草稿,悶頭開始抄,抄了幾十個字之后,忽然又忍不住笑,心里漸漸有種惡作劇版的快樂,他偷偷去看時不凡,后者嘴角勾了勾,抬下巴示意他快點兒。

    忍著笑抄完,時不凡伸手把兩人的檢討壓在了季艷萍辦公桌的杯子下面,道:“走吧。”

    “老師還沒回來呢……”

    “那你自己留著吧,我走了。”

    時不凡拉開門走出去,甄元白又一個人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兒,左右瞅瞅只有自己,經過一番心理掙扎之后,也急忙站起來跑了出去。

    “時,時不凡?”外面沒有對方的影子,甄元白又有點慌,他沒做過這種事,一個人總覺得有點害怕,正想著要不還回老師辦公室里去,一側拐角的時不凡突然露出了半邊臉:“這兒呢。”

    甄元白松了口氣,道:“那,我們現在,是回家嗎?”

    “你想回家?”得到他的肯定回答后,時不凡道:“那行,送你回家。”

    “我們這樣走了真的沒問題嗎?”

    他問題一直重復,時不凡難得居然還挺有耐心:“沒問題。”

    甄元白回教室拿了書包,做賊心虛的跟著他下樓,拐角的時候突然看到季艷萍從下面上來,時不凡面不改色,甄元白卻結結實實打了個激靈,一手心兒的冷汗。

    季艷萍正好也看到了他們,問:“檢討寫好了。”

    “嗯。”時不凡回應,道:“壓你杯子底下了。”

    甄元白縮在他身后,季艷萍有心想問什么,又有點兒不忍心。

    原本這事兒甄元白就是無辜的,之所以讓他也寫檢討其實是林坤班主任的要求,季艷萍決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道:“行,回去吧,路上小心點兒。”

    “老師再見。”

    這么有禮貌的話自然是甄元白說的,季艷萍走上去,又皺了皺眉。雖然說時不凡幫甄元白出頭在她看來也算好事兒,可她又有點擔心,萬一甄元白被時不凡帶壞了怎么辦。

    現在高中生騎電動車上學的很多,時不凡下了樓直接問他:“你車子在哪?”

    甄元白還在想老師看到那封檢討書會怎么想,隨口道:“沒騎。”

    時不凡挑了挑眉:“怎么不騎?”

    “會被人弄壞。”

    甄元白上學校是不敢騎車的,因為初中的時候他車子被弄壞好幾次,甄元白這個性子,也沒跟師長告過狀,大部分情況下都是自己拿零花默默修了,后來干脆就徹底不騎了,反正他爸媽新買的房子距離學校也不遠,公交車最多半小時。

    時不凡不高興了:“誰給你弄壞的?今兒那個林坤?”

    “不是。”甄元白害怕他又去打人,忙擺手道:“我也不知道是誰,就以前弄壞的,我現在都好久不騎了。”

    時不凡越發覺得不高興了,他帶著甄元白朝公交站臺走,道:“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誰都不要怕,知道嗎?”

    甄元白這輩子還沒被人罩過,心臟撲通撲通的,因為這一份偷來的“兄弟情”,有點兒感動。

    他倆出校門的時候,門外正好過去了一輛公交車。干等著也是等著,他喊住時不凡:“我給你買奶茶喝吧。”

    時不凡看他一眼,道:“想喝?”

    “嗯。”

    他們來到了校門對面的奶茶店,甄元白開口:“奶綠少糖,你喝什么?”

    “跟你一樣。”

    甄元白掏出手機準備結賬,耳邊忽然就傳來滴的一聲,時不凡直接看著價目單轉了過去。他們倆營業員都認識,見狀笑道:“元元在我們這兒有會員價,你們這回可是虧了。”

    甄元白學習成績好,大名遠揚,這條路上的生意人也都樂意少賺他一些錢,有會員價的直接給會員價,沒會員價的總要送些東西給他,美名其曰給孩子們蹭點兒學霸的喜氣。

    時不凡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小同學不聲不響的,居然還是個大人物。

    甄元白有些不好意思,垂著腦袋跟他一起朝公交站臺走,時不凡問:“你以前叫甄聰明?”

    提到這個名字,甄元白臉色就不好看:“是啊,你以前還叫我真傻帽呢!”

    時不凡猝不及防被兇,愣了一下,甄元白咬著吸管扭過臉,眉頭緊鎖。

    倆人好好的怎么還突然翻起舊賬了呢?時不凡對于過去完全沒印象,乍然被兇臉上不太有光,道:“咱倆確定關系的時候我沒跟你保證以后不叫你外號了?”

    當然不可能有了。甄元白找了一個笨拙的理由:“可那你畢竟都不記得了。”

    “那我現在跟你保證不就得了?”時不凡脾氣居然出乎意料的好:“以后別跟我生氣了,嗯?”

    人家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甄元白也不好繼續發脾氣,就道:“好。”

    他發現時不凡不愧是一中大哥大,對“兄弟”就是好,而且還很懂“江湖規矩”,可以為“好兄弟”“兩肋插刀”,這么一想,時不凡其實也不是一點兒優點都沒有。

    公交車來到,甄元白跟他告別上車,時不凡忽然邁開長腿跟了上來,身后猝然傳來壓迫力,甄元白立刻扭頭:“你,你怎么上來了?”

    甄元白可不記得自己跟他順路。

    “反正我也沒事兒,送你回家。”

    他倆寫檢討錯過了高峰期,這會兒車里沒什么人,時不凡直接扯著他手腕在后方窗前坐了下來,甄元白心里咚咚打鼓。秦英節儉,平時上下班都是坐公交車的,經常跟甄元白一輛公車上碰到,他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快七點了,這個時候,除非秦英去菜市場,否則應該不會碰到。

    時不凡扯了扯嘴角,道:“怎么了?不喜歡我送你回家。”

    當然不喜歡了!甄元白在心里大聲說,嘴上吶吶道:“也沒。”

    公交車開始報下一站,XX大市場,甄元白立刻扶著前方座椅探頭去看,剛松了口氣,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現在的肉是越來越貴了。”

    “可不是,前兩天才十幾塊,今天都二十二了。”

    甄元白猛地抓起書包擋住了臉,并把身體一下子縮了下去,時不凡抬頭,眼睛落在前方幾個買菜的女人身上,道:“前頭好像沒座位了,她們要往后面來了。”

    秦英疑惑的朝這邊看了一眼,道:“我怎么覺得剛剛好像看到我家聰明了?”

    “他這會兒應該早就在家了吧。”

    “給我發短信說今天會晚點呢。”

    秦英一邊說,一邊往后面走,甄元白縮在椅子上,冷汗呼呼的淌,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了,就在這時,一個校服忽然兜頭罩下,把他的書包也一起裹住,時不凡一把將他的腦袋按在了懷里,雙手一樓腦袋一歪,抱大型娃娃似的開始裝睡。

    這個年紀的孩子都穿著校服,蒙了臉跟書包睡覺的時候一時也認不出來誰跟誰,秦英的目光劃過時不凡閉目養神的臉,然后跟同伴一起在他們前面的位子上坐了下來,開始話家常:“這周又要月考了吧,你家姍姍成績怎么樣?”

    “那肯定是不如你家聰明的,回回年級第一。”

    家長進入商業互吹模式,甄元白被捂著臉,鼻尖一時之間全是時不凡身上的味兒,他太害怕了,要是給老媽知道他跟時不凡混在一起,回去不定怎么訓他呢。

    時不凡睜開一只眼睛看秦英后腦勺,然后低下頭看被蒙住臉的家伙,甄元白實在太緊張,呼吸吹得校服一鼓一鼓,時不凡看了一會兒,忽然低頭,用嘴唇碰了一下那個地方。

    一秒分開,他舔了舔嘴唇,心想:早戀真TM刺激。

    眼前黑乎乎的甄元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