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5章 第 5 章

第5章 第 5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甄元白很清楚,要是時不凡跟那三個人說跟自己是好兄弟,他們肯定會巴拉巴拉跟他講一堆自己的壞話,時不凡一旦被策反,要翻臉的話或許就不只是要報爛頭的仇了。

    現在就是希望這件事最好不被任何人知道,這樣的話,只要時不凡不恢復記憶,就不會發現他在騙他。

    但是時不凡真的會同意不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嗎?

    甄元白不確定。

    時不凡定定的看了他一會兒,慢慢道:“我知道了。”

    他忽然又躺了下去,姿勢懶洋洋的讓甄元白驚慌:“你,你不是讓他們來接你嗎?”

    “可你又不讓我發定位,我現在懶得動。”時不凡趴下去,皺眉道:“頭疼。”

    甄元白頻頻去瞅墻上的時鐘,時不凡趴在床上,眼睛從胳膊縫里看他,若有所思,故意問道:“怎么了,你慌什么呢?”

    “我,沒,沒什么。”甄元白重新坐回椅子上,問他:“那你還要躺多久才走啊?”

    “歇夠了我就走了。”時不凡閉上眼睛,看上去又要睡。

    時鐘一點點的走向六點,甄元白頭皮都要炸了,他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忍不住湊過來扯時不凡:“我送你出去吧,好不好?”

    時不凡掀起一只眼睛看他,“干嘛那么急著趕我走?”

    當然是因為你惡名昭昭啊!!

    甄元白有點兒語無倫次:“我這不是想著,你跟你其他兄弟都說好了,一直不給回復,那人家不得等你好久么?”

    時不凡淡淡道:“沒事兒,我頭疼,晚點說一下他們就能理解。”

    “那得多晚啊?”甄元白眼珠子又一次去看墻上的鐘,急的都想哭了。

    時不凡在心里琢磨,甄元白這么害怕是因為什么呢?高中生交朋友會害怕被爸媽發現嗎?除非是早戀才會吧!

    真逗,時不凡有點想笑。

    在甄元白眼底起了霧氣的時候,他才終于大發慈悲的下了床:“你說的對,也不能讓他們等太久。”

    甄元白急忙跟上去,手忙腳亂的把自己的小電驢推出去,一路出了小區,心跳才終于緩和下來,他吭哧吭哧的把時不凡送到了城市某個標志性建筑物旁邊,道:“那你就在這里跟他們發定位吧,我先回去了。”

    時不凡又看了他一眼。

    甄元白長的好看,白白嫩嫩的皮膚,精雕玉琢的五官,是乖巧討喜的長相,時不凡聯想到“確定關系”四個字,忽然舔了舔嘴唇,慢慢道:“行,路上慢點兒。”

    甄元白坐在電動車上,臨走的時候又頻頻看向他,似乎在依依不舍:“還有那個我們的事兒,你別說出去,行嗎?”

    “嗯。”時不凡對他揮了揮手。

    甄元白還是很不安,時不凡看著就不像是個會按規矩辦事兒的人,他說的話能不能信也不知道。

    時不凡身材高挑,懶洋洋的朝那兒一站,就跟立體廣告牌似的,引人注目。這個年紀的孩子,尤其是家里有很多臭錢的富二代們,總是會情不自禁的挑戰規則,邱旌無視了一旁禁止停車的牌子,直接把車子停在了時不凡面前,上頭呼啦下來了三個男生,盯著他腦袋上的白紗布猛瞧。

    邱旌道:“乖乖,真摔著頭了。”

    明麥道:“我舅舅就你主治醫生,說你失憶我還真不太敢信,現在看來的確是真的了。”

    葉廉道:“得了,待會兒有人來貼罰單,先上車。”

    邱笙完全不在意:“罰就罰唄,未成年開車不罰錢也太沒天理了。”

    葉廉一腳踢過去:“最近掃黑除惡,我哥警告我們安分點兒,快上車。”

    時不凡雖然不記得他們,但幾個人相處的氣氛卻是十分熟悉,他彎腰坐在副駕駛,一句話沒說,身邊人已經開始叭叭叭。

    “聽說是真傻帽打的救護車把你送過去的?哎你知道你當時怎么摔的嗎?”

    “時哥都失憶了,肯定記不得了,你說是不是三中那幾個混賬玩意兒趁我們時哥落單時候干的啊?”

    “這事兒還得問真傻帽。”邱旌分析道:“畢竟現場就他一個看到了。”

    葉廉眼睛落在時不凡的后腦勺,道:“你那個好兄弟呢?怎么沒見人?”

    “讓他先回去了。”時不凡慢吞吞的開口:“你們說的真傻帽是誰?”

    “真傻帽你都不記得……對你失憶了。”明麥趕緊跟他解釋:“就是那個年級模范優等生,一中全體小驕傲,據說中考以滿分入校,除了成績沒一樣好的甄聰明甄元白啊。”

    時不凡吊起眼角:“他這么厲害?”

    “也就是學習厲害點兒。”邱旌接口道:“除了學習啥都不行,籃球不會打,足球不會踢,體育課上打到羽毛球的幾率等于球主動找他的幾率,這么說你懂吧?”

    葉廉接口道:“頭腦發達,四肢不全。”

    “對對,我就這意思。”

    明麥道:“而且你挺煩他的,他也不喜歡你,畢竟校長總拿你跟他對比,不過你是反面教材。”

    時不凡道:“我跟他關系不好?”

    “當然不好。”邱旌笑道:“這失憶了還真逗,你經常喊他真傻帽,你倆關系能好才怪。”

    時不凡挑了挑眉,明麥又道:“說真的,要不是實力不允許,我懷疑他早就跟你打起來了,但沒辦法,誰讓那傻帽慫呢,一見你估計膽都嚇破了哈哈哈。”

    甄元白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中午時不凡霸占他的床害他沒能午睡,把時不凡送走之后回到家,他便迫不及待的躺到了床上,扯過被子蓋在身上,突然感覺被子上有一股子時不凡從醫院帶出來的藥水味兒,他強撐著爬起來,把自己的被套全部換了扔進了洗衣機,順便問甄優秀:“你被罩是不是也該換了?”

    甄優秀摘了耳機,仰起臉道:“他走了?”

    甄元白順手去抽他被罩,道:“走了。”

    “你怎么會跟他成朋友的?”

    甄元白翻他:“小孩子不要打聽那么多。”

    甄優秀重新把耳機戴上,道:“他要是打你……”

    甄元白本來還指望他說出幾句要保護自己什么的豪言壯語:

    “你記得跑快點兒。”

    甄元白沒吭聲,他把剝皮到一半的被子扔回去,扭頭從甄優秀房間出去了。

    甄元白好不容易把自己房間的床鋪收拾好,筋疲力盡的躺在上頭,剛準備睡覺,手機就突然咻了一聲,有人發來了微信消息。

    他翻身拿過來,看到了一個恐怖面具的頭像,白花花的面具上頭黑漆漆的三個窟窿,像極了死神的臉。

    時不凡的微信名只有一個簡簡單單的杠,他在我們已經成為好友的提示框下面問甄元白:“咱倆到底什么關系?”

    甄元白頓時坐直了,他鎮定下來,打字:“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時不凡靠在包廂的沙發上喝著果汁,低頭看著他的消息,琢磨這話似乎有點兒“嬌俏”。

    甄元白又給他發:“都跟你說了那么多遍了,你要是不信就算了,我們絕交吧。”

    絕交也是好事,就當倆人什么都沒發生過,甄元白抱著美好的幻想,收到了他的回復:“撤回去。”

    甄元白:“……”

    他磨了磨牙,心想我就不撤回你能怎么著?隔著一條網線你還能打我不成?

    你撤回了一條消息。

    他躺下去,瞪著手機屏幕上那幾個字,像是在看著自己碎成渣渣的尊嚴。

    等了半天,時不凡沒影兒了,他不甘不愿的主動詢問:“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么?”

    時不凡正在捯飭甄元白的備注,他先是改成了“真傻帽”,又覺得兩人這關系不太合適,于是改成了“真聰明”,改完之后看了一眼甄元白那海綿寶寶的頭像,依然感覺不合適,于是改成了“真笨蛋”。

    時不凡非常滿意。

    他回到聊天頁面,答復:“沒什么。”

    甄元白趴在床上,皺了皺眉,然后把時不凡的備注改成了“時特煩”,蒙頭睡了過去。

    第二天是周日,為了防止時不凡突然過來找自己這個“好兄弟”,甄元白一醒來就給他發了消息:“你今天去醫院嗎?”

    備注為時特煩的微信號一直拖到了快十一點的時候才回了個:“嗯。”

    甄元白又關心他:“今天有沒有覺得好一點?”

    時特煩:“還行。”

    甄元白繼續打字:“需要我陪你去醫院嗎?”

    正在喝牛奶的時不凡停下了動作,他凝望著這句飽含關切的文字,舔了舔嘴唇,過了好一會兒,才回復:“不用了。”

    甄元白頓時如蒙大赦,興奮的蹦了一下,太好了,今天應該可以擺脫時不凡一整天了!

    結果到了中午,一對號稱時不凡爸媽的人卻來到了他們家,他爸今天休息,乍然見客還愣了一下,急忙雙手把東西接了過來。這對夫婦看上去十分平易近人,甄元白坐在一邊兒任由他們夸贊自己感謝自己還跟自己老爸話家常,心里有些古怪。

    他腦補的時不凡爹媽應該是那種氣勢高傲的人,可面前的父母雖然穿著不菲,可性格卻跟很多普通夫婦幾乎差不多,這樣一對夫婦,應該不會養出時不凡那樣囂張的性格才是啊,難不成是因為過分溺愛?所以才養出那么一個小皇帝。

    他們并沒有留下來吃飯,慰問之后便含笑離開了,走之前還連連夸贊甄元白,弄的他臉都微微紅了。

    送走了時不凡的父母,甄元白對上了甄平津的目光,果不其然,他爸語氣沉重:“救人是好事,不過時不凡那小子,你給我離他遠一點兒。”

    “你不是就希望我跟他一樣去打群架嗎?”

    “你給我打上社會新聞試試看?”他爸揚起巴掌,甄元白立刻縮著脖子朝后退,甄平津沒好氣的放下手:“中午出去吃,去問優秀想吃什么。”

    “上周跟上上周都是他點的,這周該我點了,我還見義勇為了呢。”

    甄平津看他一眼,道:“你那算什么見義勇為?得了,我換衣服去,你們自己合計。”

    他甩上門進屋,甄元白探頭到了甄優秀房間,喊他:“爸說出去吃,你想吃什么?”

    “不是這周你點嗎?”甄優秀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擊,電腦屏幕上滿是甄元白看不懂的技能特效:“你說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爸說讓你點,我才不管。”

    甄平津是個不愛做飯的,只要秦英把孩子交給他,那他們必然是出去吃,回來之后還得騙秦英說中午是做的飯,因為秦英節儉,甄平津則相對鋪張。

    如果可以的話,甄元白希望這個周日可以無限延長,這樣他就不用面對時不凡,不用繼續撒謊了。有句話說的是真對,撒一個謊要無數個謊來圓,因為只要是謊言,就必然會有漏洞。

    但他越是這么想,周一就來的越是快,甄元白對著鏡子把自己的校徽戴好,難過的嘆了口氣。

    今天周一升國旗,大家都在操場上集合。這里是按照個頭排隊的,甄元白身高不算矮,探頭找到了自己的班級,就默默站在了后面。

    學習委員宋默一下子擠到了他身邊,一臉興奮的八卦:“聽說時不凡頭摔爛了,你給叫的救護車?”

    這消息也傳的太快了點兒。

    不過“時特煩”的名字還是讓甄元白覺得不太高興,他點了點頭:“怎么了?”

    “那你算是時不凡的大恩人了啊!”

    甄元白心中一動,心里又開始后悔,對啊,當時他怎么沒想起來跟時不凡說自己是他恩人呢?腦子靈光一閃怎么就把好兄弟這么難演的角色給說出來了?

    “我覺得你以后可以約束他,讓他不許再叫你外號了。”宋默給他提建議,道:“畢竟你現在是他恩人,時不凡雖然人混蛋了點兒,但是‘江湖規矩’應該懂的吧?”

    甄元白眼睛一亮,心想可不就是這個理兒么。

    國旗儀式還沒正式開始,操場上亂糟糟的,隔壁班級的混子里突然有人對甄元白吹了個口哨:“喂,真傻帽!你學生證掉了!”

    這人就是甄元白初中時的同學,叫林坤,也是他把自己外號喊出去的。原本甄元白覺得重點中學應該沒那么多神經病,后來證明他錯了,任何地方都有這種討厭的人。

    宋默也是怕惹事的,安靜的閉了嘴。

    他其實知道為什么甄元白總是會被這些人欺負,因為甄元白學習成績太好了,每次寫作文都要被當成范本,每周都要上校園周刊,每個班級里頭都會拿他當模范生舉例,樹大招風也就算了,偏偏甄元白還是個軟脾氣的,他要是稍微硬一點兒,在別人第一次喊他外號的時候就沖上去把對方打的叫爸爸,保證沒人這么喊他。

    甄元白的沉默讓對面幾個人變本加厲:“聽說你救了時不凡?我說真的,那么多血沒把你嚇尿啊?”

    說話的人笑成一團。

    周圍有同學紛紛朝這邊看了過來,甄元白在這個學校里面還是很得好學生喜歡的,欺負他的多是一些成績差被家長塞進來的富二代,這群人可能不光被老師拿來跟甄元白對比,甚至還可能回家被自己家長貶低,所以才會對他充滿惡意。

    但哪怕是學生,也都信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沒幾個人會站出來幫他懟回去。

    甄元白屏蔽五感,在心里把他們當成亂叫的小狗,并一人給了一破鞋。

    幾個檢查風紀的人帶著袖章走了過來,為首的女孩子聽了一耳朵,頓時皺起了眉:“那邊班的,安靜一下。”

    “喲,風紀處的,我們又不是沒穿校服沒戴校徽,國旗儀式還沒開始呢,開個玩笑怎么了?你還想堵我嘴啊?”

    幾個男生看著女生交頭接耳說了什么,笑容有幾分流里流氣,甄元白忍不住扭過頭,虛張聲勢:“你們都知道我救了時不凡,還敢在這里亂說話,待會兒他過來了知道你們欺負他恩人,看怎么治你們。”

    幾個男生猶豫了一下,他們都有點兒怵時不凡幾個人,畢竟是上過社會新聞的,對于時不凡這樣的人,學校里的混子們總是有幾分敬畏。

    女生感激的看了一眼甄元白,后者又默默的垂下了頭,這樣的人他一向是能不惹就不惹的,因為他害怕跟人起沖突,萬一打起來他肯定打不過。

    那幾個男生又嘀咕了什么,有一個人笑了:“時不凡升國旗從來沒見過人,他現在還受著傷呢,更不可能過來了。”

    “你還狐假虎威,笑死我了,真傻帽,你是真傻帽啊!”

    “你跟時不凡說因為你救了他所以讓他給你出頭試試,你看他不把你頭打下來?還想挾恩圖報……臥槽!誰他媽扔的球?!”

    一個籃球砸到了林坤的臉上,然后啪嘰掉到了地上,他憤怒的抬起頭,就見到頭上纏著新鮮白紗布的時不凡緩緩走來,他皺了皺眉:“你剛才說誰升國旗沒見過人?”

    被強拉起床困的要死的邱旌猛然興奮:“時哥,他暗示你不愛國呢。”

    被強拉來參加升旗儀式的明麥搓了搓手:“還污蔑你不遵守校紀校規。”

    昨晚熬夜打游戲卻沒能成功補眠的葉廉:“還罵你他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