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時不凡腦袋縫了好幾針,也沒擋住周身兇悍的氣勢。

    他重新把腦袋放回去,大咧咧的占有了甄元白的床,一米八的床他往上頭一趴,除掉整個身體占用之外,氣勢更是一下子把其他部分都占滿了,甄元白作為原主人,卻只能卑微的窩在自己的懶人椅上。

    要下單的時候,考慮到時不凡此刻的傷勢,他放棄了麻辣香鍋,點了一些清淡的食物,外賣送到,甄元白從椅子上下來趿拉著拖鞋去拿,心里有種被奴役的郁悶感。

    接回外賣,他推門喊弟弟:“優秀?”

    甄優秀正坐在PS4旁邊打游戲,戴著耳機轉過來看向他,甄元白把奶茶給他遞過去:“給你喝。”

    “放這兒吧。”他又轉過去看向屏幕,甄元白給他放在旁邊,繼續道:“我加了少冰,這天氣多冰太涼了。”

    甄優秀眼睛沒離開屏幕,嘴上乖巧道:“謝謝哥。”

    甄元白高興了,他滿意的摸了摸弟弟的腦袋,轉身回房間把粥給時不凡放在了床頭柜,自己抱著奶茶去做卷子,過了一會兒,發現時不凡還是沒動靜,只好喊他:“時不凡?”

    時不凡睡的天昏地暗,甄元白想推他,又怕他又起床氣,只好繼續喊:“時不凡?時不凡?”

    時不凡終于被吵醒,他皺起眉不耐煩的看向聲音來源,看到一根細細的手指:“那個,飯買回來了,待會兒冷掉不能吃了。”

    時不凡翻身起來,打開了塑料打包盒,忽然又掀起眼皮看他:“你平時就這么喊我?”

    甄元白:“昂?”

    “咱倆那么好的關系,你就連名帶姓的喊我?”時不凡吃了滿滿一勺子白粥,懨懨的眼神里面又帶上了幾分的質疑,甄元白懵了一下,還沒想好怎么回,就見時不凡忽然舔了一下嘴唇,塑料小勺子上頭的毛刺給他嘴唇刮出了血,他的臉色肉眼可見的更臭了,道:“去給我換一個。”

    “會不會好好說話?”甄元白呵斥他:“求人就該有求人辦事的態度。”

    時不凡盯著他,甄元白頓了頓,站起來去給他拿了勺子。

    他板著臉遞過來,時不凡伸手接過,聽到他哼了一聲:“說不準我家里有人得傳染病呢。”

    時不凡又舔了舔嘴唇上的傷口,沒吭聲。

    他吃起飯來風卷殘云,吃完了把盒子一推,抽過紙巾擦了擦嘴,翻身又在甄元白床上躺了下去,一點兒聲音都沒有了。

    甄元白坐在椅子上伸長脖子看他:“你要是不舒服,就得去醫院,別一直睡。”

    “閉嘴。”時不凡吼了一嗓子,甄元白拿起奶茶杯吸了一口,默默做起了卷子。

    室內一時只剩下筆尖刷拉拉在紙上劃動的聲音,這種聲音在寂靜的室內非常明顯,帶著幾分ASMR的效果,時不凡緊皺的眉頭慢慢放松,徹底的進入了夢鄉。

    甄元白每做完一題都會抬頭看他一眼,看了好多眼之后,時不凡還是雷打不動的趴著,他開始坐立不安。

    時不凡惡名在外,跟隔壁三中的人打過群架,當時還上過當地的社會新聞,他的大名除了全體師生,家長也都知道,這其中就包括甄平津和秦英。

    甄元白做不下去題了。

    他又開始緊張。

    萬一爸媽發現自己跟這么一個壞孩子來往,不知道會怎么看他,要是一追問……那他該怎么解釋才好?甄優秀嘴很嚴,他倒是不怕他告狀,可要是真被父母親眼看到,甄元白想想那場面都頭皮發麻。

    他媽在醫院全科門診,上班時間是早上八點到晚上六點,他爸是游戲公司的項目經理,經常加班,回來時間不定,這會兒已經四點半了,時不凡還睡的很沉,半點兒反應都沒有。

    不行,必須在六點前把他弄走。

    “時不凡?”甄元白喊了一聲,因為對方之前吼他閉嘴的威力還在,聲音跟蚊子哼哼一樣,時不凡當然不可能聽到。

    不知道時不凡有沒有起床氣,他這種暴力狂應該是有的吧,甄元白也不敢離的太近喊,他左右看了看,拿自己的手機隨便放了一首歌,一邊觀察著時不凡,一邊開始把音量調高。

    時不凡依然紋絲不動,甄元白于是打開了自己的貓貓精靈音響,剛連接上藍牙,上一首歌曲便播放完畢,正好跳到了下一首——

    一陣威猛利落的敲鼓聲響起,音響的擴音效果完美的將甄元白的訴求傳達,時不凡陡然一個激靈醒了,他睜開眼睛,眼前天藍色的被單讓他恍惚了一下,下一秒,悲鏘的歌聲便傳入了耳中:

    怎么過,也就是一輩子,怎么活,也不過一百年……

    (過就要過的有滋有味,活就要活的神采飛揚。過就要過的有滋有味,活就要活的神采飛揚。)

    ……

    時不凡在音響的聲音中慢慢撐起身子坐了起來,甄元白立刻伸手把音響調低,虛偽道:“一不小心音量太高,吵醒你了啊。”

    “……”

    時不凡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音響的聲音還在唱:

    男兒有膽氣,仗劍走天涯,女兒有劍心,柔情滿山崗,七劍合璧,我們相知相遇……

    時不凡的頭皮都要炸開了,額頭跳起青筋:“關了。”

    甄元白立刻把音響關了,手機接著唱:為了美好的家園,我們相守相望,相守,相望,到——永——遠——

    甄元白在他要吃人一樣的目光中,意猶未盡的把手機也關了。

    屋內兩人沉默著對望,時不凡睫毛垂下去,看上去又要睡,甄元白好不容易把他吵醒,怎么能讓他繼續睡,他跑過來扯住時不凡:“你,你別睡了,這樣睡下去看上去要出事,我送你回醫院吧,別再有什么好歹。”

    “再睡一會兒。”

    睡什么啊,他老媽都要回來了,甄元白用力拽著他,道:“別睡了,時不凡,我送你回家吧,聽說你家地大床寬,房間廣闊,空氣清新,在這里睡太不值當了,都不延年益壽了。”

    時不凡眼睛酸脹,道:“我不回家。”

    “要不我打電話讓你爸媽來接你吧,他們肯定擔心壞了。”

    “那不是我爸媽。”

    “你失憶了當然不認識他們了,等你想起來就知道了,時不凡……”

    “再煩我打哭你。”

    時不凡一把將他甩開,又賴在了床上,甄元白欲哭無淚,他又去看了一眼時間,心慌慌的在屋內來回踱步。

    時不凡怎么是個無賴呢,還賴他床上不走了,他不走可怎么辦啊,老媽就要回來了。

    就在這時,時不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那手機被時不凡壓在手臂下頭,甄元白也不敢過去看是誰,暗暗祈禱最好是他爸媽。

    結果手機從響起到掛斷,時不凡也沒接。

    甄元白的心一松一提,神情幽怨,下一秒,時不凡的手機又響了起來,甄元白的心一下子又提起來,道:“要不,接一下看看吧。”

    時不凡在他的勸說下,終于有了動作,手摸索了一下,摸到手機看了一眼備注,接通后開了免提,嗓音低啞的繼續趴在床上:“放。”

    “時哥,我聽說昨天被救護車拉走的那個人是你啊,你怎么樣了啊?”

    時不凡嘖了一聲,瞥了一眼甄元白,道:“你是哪個?”

    “我邱旌啊!你不會失憶了吧?”

    “猜對了。”時不凡大概是從說話之中找到了熟悉的感覺,他坐直身體抓起了手機,眼睛望著強作鎮定的甄元白,道:“失憶了,我在我好兄弟這兒。”

    “啥玩意兒,真失憶了?”那邊聽上去不只是一個人,另一個聲音道:“哥,我是明麥,你記得我嗎?”

    “記不住了。”

    “等等,你還有哪個好兄弟啊?不就我,邱旌,還有葉廉嗎?”

    “臥槽!哪個王八蛋趁我時哥失憶冒充我們幾個啊?我弄死他!”

    甄元白吞了吞口水,下意識轉身去拿起了筆,臉對著試卷,眼珠卻左右轉動。

    邱旌明麥葉廉,時不凡干什么壞事兒他們都陪著,學習成績差,卻還跟著時不凡一起在重點班,這幾個是連老師都敢打的,而且各個人高馬大,甄元白抓起自己沒喝完的奶茶,用力吸了一大口,手抖抖的抓起紙巾抹了抹嘴。

    他意識到自己這個一時緊急想出來的計策有多么差勁,那幾個人跟時不凡一叭叭,自己肯定會被打掉頭。

    時不凡瞥了一眼甄元白控制不住哆嗦的小腿,眼神若有所思,他淡淡道:“我給你們發定位,過來接我。”

    定位?!

    甄元白心臟都要被嚇出來了,這個定位一發,校園四大惹不起全都得知道他家住哪兒了,這時不凡失憶了怎么還記得定位這玩意兒呢?

    時不凡掛斷了電話,垂眸擺弄手機,剛剛點開微信,甄元白突然開口:“你,你不能發,定位。”

    “為什么?”

    “因為……因為我不想被他們知道我家在哪。”在他開口之前,甄元白一口氣說到底:“我是你好兄弟,又不是他們好兄弟,我跟他們不熟,就,就跟你熟。”

    時不凡看了他一會兒,想了想,道:“那我得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我不要!”甄元白抗拒,又吶吶解釋:“我,我們彼此都有彼此的社交圈……我跟他們,估計談不來。”

    時不凡頂腮幫,道:“我在呢,你怕什么?”

    “我才不怕。”甄元白反駁,正色道:“他們都不知道我倆關系好,而且,我學習成績好,他們學習成績差,要是被他們知道,他們……他們會自卑的。”

    其實是會打死我。

    時不凡又開始糊涂:“那我到底是跟你更好,還是跟他們更好?”

    “你,你看你人長這么帥,跟誰都聊得來,在哪都吃得開,所以,你跟他們也好,跟我也好,不過他們都不知道我們倆關系好。”

    時不凡愛聽大實話,他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背著他們跟你好?”

    “嗯。”甄元白摳著褲縫,道:“我們倆……確定關系的時候,就說了,就,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誰也不許說出去。”

    時不凡忽然好像抓住了什么,眼皮跳了一下:“我們倆,確定關系?”

    他反復看著甄元白那張嫩白的臉,腦子里忽然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

    甄元白嘴里說的那個“好兄弟”,或許只是因為羞于啟齒的某個詞匯的掩護。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