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3章 第 3 章

第3章 第 3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他心里有點慌張,時不凡的口頭禪就是“滾遠點”“打哭你”“莫挨老子”,他都已經失憶了,居然還記得自己口頭禪嗎?

    但不管怎么說,甄元白都不敢帶他回自己家,電動車因為開的太慢而搖搖晃晃吭哧吭哧,甄元白肩膀突然一沉,時不凡的下巴壓了上來,呼吸就噴在他耳朵邊兒上,他脊背瞬間繃直:“要不,我給你開個房間……去睡覺好不好?”

    時不凡突然笑了,甄元白給他笑的頭皮發麻,車子幾乎都騎不住了,他才懶洋洋道:“行。”

    甄元白剛松一口氣,就突然想起來他沒帶身·份·證,他問時不凡:“你帶身·份·證了嗎?”

    時不凡慢吞吞道:“沒。”

    甄元白在腦子里搜索了一圈兒,實在無處可去,只能哭喪著臉帶著他回了自己家。他路上特別繞遠了一點兒,有點擔心時不凡記住他家的路,哪天恢復記憶過來堵他。

    到了小區門口,他用腳撐地穩住車子,肩膀輕輕聳了一下,趴在上面的時不凡皺著眉睜開眼:“到了?”

    “嗯……”甄元白道:“你下來吧,我把車推電梯里。”

    時不凡下了車,眼睛朝一邊兒看,甄元白害怕他鎖定自家小區位置,趕緊扯他:“這邊,我們進去。”

    時不凡人高馬大,環著胸站在電梯里頭特有壓迫感,甄元白扶著小電驢,側頭偷偷看他,發覺他臉跟脖子好像過敏似得,心里越發好奇。

    但時不凡不說,他也不敢問,兩人在沉默之中到了指定樓層,甄元白立刻推著車子走出去,他一邊捂住門牌號,一邊擰鑰匙開門,然后朝一邊兒躲了躲,做了個“請進”的手勢。

    時不凡把他的小心思瞅在眼里,懶洋洋的扯了扯嘴角,從他身邊晃蕩進去。

    甄優秀的初中和甄元白所上的高中距離不遠,有時候放學早了會提前去等甄元白,雖然跟時不凡沒說過話,但也是打過照面的。他聽到動靜走出來,四目相對,便是眉頭一皺,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見到甄元白支了電動車朝他沖過來,他把甄優秀推屋里去,道:“我帶朋友過來玩,你好好寫作業。”

    “作業寫完了。”

    “那玩你的游戲。”甄家兩個孩子學習成績都不差,甄平津又是游戲公司的,所以在上網和游戲上面,很少特別約束。

    甄優秀歪著頭朝他身后看,甄元白伸手把他的腦袋推回去:“不許出來。”

    他不光害怕自己被打,還有點擔心時不凡認出來甄優秀的臉,找人截他。

    他重新出去,給甄優秀關上房門,卻發現時不凡跟逛自己家似的,已經在他房間的床上躺了下去,真是夠不見外的。

    看到他出來,時不凡動了動嘴:“去給我倒杯溫白開。”

    甄元白不甘不愿,磨磨蹭蹭的倒了杯白開水給他端進去,時不凡一個挺身從床上坐起來,還把他嚇得后退了一步。

    “嚇這么狠干什么?”時不凡從口袋里把過敏藥拿出來,挑眉道:“咱倆以前就這相處模式?”

    “當然不是了。”甄元白說:“你以前對我特別好。”

    “那你怕什么?”

    “你現在不是腦子壞了么?”

    膽子不大,嘴倒是快的很,時不凡把藥塞嘴里,喝了口水送進去,眼神懶散的盯著他看,甄元白抿著嘴,覺得自己應該得做點兒什么,他伸手去拿杯子,時不凡卻比他更快一步端起來:“慌什么,我沒喝完呢。”

    甄元白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背貼在寫字臺上,手指背過去摳著抽屜。

    時不凡喝完了杯子里的水,吊兒郎當道:“去,再給我倒一杯。”

    甄元白把水杯接過來,轉身又去給他弄了一杯,回來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季艷萍打過來的,問他時不凡是不是跟他走了,甄元白只好道:“在我家呢。”

    季艷萍松了口氣:“沒亂跑就行,他爸媽都找他呢,這樣,我把他爸媽電話號碼留給你,等他想回去了,你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去接,好不好?”

    聽上去不是很好。

    甄元白苦大仇深的看了一眼喝水的時不凡,道:“好。”

    掛斷了電話,時不凡忽然朝他勾了勾手指,甄元白心生警惕,下意識左右看。

    時不凡道:“你肩膀上怎么趴著個小孩兒?”

    “……”大白天的,甄元白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被他說起來了。他瞬間僵硬蒼白的臉把時不凡給逗得樂了,他嘴角高高揚著:“騙你的,過來,手機給我。”

    甄元白微微發抖,有些生氣:“干嘛?”

    時不凡笑容還在,眼神已經不耐煩:“讓你給我就給我,不然打你了。”

    甄元白走過去把手機遞給了他,時不凡接過去,拿他手機找到了自己的電話號碼,目光落在上面光禿禿的數字上,看向他的眼神又多了幾分意味深長:“咱倆關系這么好,居然沒互相存對方的電話號碼,你說奇怪不奇怪?”

    甄元白伸手奪過自己手機,哼哼唧唧的胡說八道:“好兄弟記電話是不需要手機的,用腦子就好了,這樣才能表現出我倆心里有對方……看,看什么?這是你說的。”

    他仗著時不凡腦子不清楚,把鍋扣了過去。

    時不凡摸了摸下巴,把兩個手機屏幕全按滅,道:“行,你背一下,我電話號碼長什么樣?”

    “……”甄元白啞巴了兩秒,陡然瞪他:“你這樣說是在質疑我嗎?你懷疑我不是你好兄弟?”

    “……”他的表情看上去還挺能唬人,時不凡一時被他瞪的懵了兩秒,原本懷疑他別有所圖的心思微微淡了點兒,他問:“真是我好兄弟?”

    甄元白突然攥起拳頭,然后在時不凡的視線里,輕輕在他胸口錘了一下,道:“這個動作,你熟悉吧?”

    時不凡睫毛閃了閃,很吃力的想了一會兒,下意識握拳,也在他胸前錘了一下,雖然腦子里沒有什么印象,但是感覺肢體好像記得這些動作,于是遲疑的點了點頭。

    甄元白底氣足了一點兒,一把奪過自己手機,開了屏幕飛快的掃了一下上面的號碼,道:“你看除了我,還有哪個同齡人去醫院看你嗎?我不是你好兄弟,還有誰是你好兄弟?”

    時不凡舔了舔嘴唇。原本他沒有記憶就虛,甄元白一虛,他覺得有詐,甄元白一硬,他反而覺得自己好像想多了。甄元白又道:“你說我冒充你好兄弟有什么好處?從早上開始分明都是我在照顧你吧?我吃飽了撐的給一陌生人當保姆啊?”

    他也發現自己的態度決定了時不凡對他的態度,聽他這么一說,時不凡眼神便有些虛了,他摸了摸下巴,道:“那你怎么不知道我對黃豆過敏?”

    甄元白:“!”

    他腦子里空白了一秒,陡然又把鍋甩過來扣在了時不凡腦袋上:“你平時心高氣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誰知道你還有這么嬌弱的毛病呀?你居然還好意思說,我倆關系這么好,你居然都不告訴我你黃豆過敏,你也太不夠兄弟了!”

    “……”時不凡的眉頭又皺了起來,他感覺哪里不對勁兒,但是又說不出來。

    甄元白表面鎮定,內心砰砰亂跳,他手指摩擦褲縫,忽然伸手把時不凡的手機奪了過來,指尖迅速的把自己的電話號碼輸入進去,道:“現在我把我號碼給你存進去,你說你怎么想的,非要表達我們關系好用腦子記,怪癖那么多,也就我能忍受你了,這么久都不拋棄你。”

    “我們認識很久了?”

    甄元白看他一眼,把手機還回去,謊撒的越來越順溜:“當然很久了,從,從高一就認識了。”

    這倒是大實話。

    時不凡接過自己的手機,伸手點在了一個圖標上面,道:“這個社交軟件,為什么也沒有你?”

    甄元白轉眼珠,道:“因為你把我刪了。”

    “?”

    “你,你以為你怎么失憶的啊?”甄元白組織著語言,道:“就是因為跟我吵架呀,吵完你就踩著滑板走了,可能因為太生氣吧,你就滑的很快,然后一不小心,就磕到了腦袋。”

    “……”時不凡已經開始漸漸被他帶走:“我們為什么會吵架?”

    “因為,因為你有一道題不會,你問我的時候我在給別人講題,然后,然后你就生氣了。”甄元白揚起下巴,心里都要被自己編的故事說服了,完了還要故意羞他:“小氣鬼。”

    時不凡:“?”

    他看著甄元白,舌尖頂了頂腮幫,感覺頭又開始疼了:“真是這樣?”

    “你看你,又不相信我說的話了。”甄元白道:“我騙你我有什么好處?”

    “……”時不凡瞇了瞇眼睛,提出最后一個疑問:“你一開始為什么不想我來你家?”

    “因為你以前說我家太小,所以我不高興。”

    他反應太快,說的跟真的似的,最重要的是,時不凡琢磨,這還真挺像自己能說出來的話。

    他終于相信了甄元白的話,在床上躺了下去,道:“我要睡會兒,你去給我買份午飯來。”

    甄元白拿出手機準備給他叫外賣,嘴上不忘提醒他:“我是你好兄弟,可不是你保姆。”

    “嘁。”時不凡翻了個身,扯過被子閉上了眼睛。

    隨著瞎話一個一個的說出去,甄元白的膽子越來越大,他走過來推了推時不凡:“你要吃什么呀?”

    時不凡煩躁:“隨便。”

    “沒有隨便,有大便。”

    時不凡猛然扭臉看他。

    甄元白一個哆嗦跳起來,拿著手機離的遠遠的,弱聲弱氣:“那我給你叫麻辣香鍋叭,一碗米飯夠吃么?”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