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就在甄元白想張嘴咬他的時候,時不凡放開了他, 甄元白立刻爬上了床, 縮起了腦袋。

    時不凡意猶未盡的把門拉開, 梁修德沈著臉走進來, 道:“你干什么呢?”

    “甄元白生病了,我要帶他去醫務室,他不愿意。”時不凡捏著耳垂,梁修德見他不像是說謊, 立刻走過去掀開床簾:“怎么病了?還諱疾忌醫呢?”

    甄元白不敢說話, 梁修德只得又回來看時不凡:“他怎么病的?去喊校醫過來看看。”

    時不凡頓了頓,湊到他耳邊說了兩句什么,梁修德愣了一下, 笑道:“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還是得去看看才行。”

    甄元白從被子里露出兩只眼睛, 小卷毛在外頭晃蕩著,時不凡道:“放學了我帶他去醫院看吧。”

    梁修德點了點頭,走出去讓人都散了,時不凡重新把防盜鏈拉上,走過來坐在他身邊, 挑起嘴角:“下回還敢不交作業嗎?”

    甄元白紅紅的兔子眼里露出幾分怨念來, 時不凡撐著床彎腰,道:“你這樣不肯配合我, 會讓我覺得你不喜歡我。”

    甄元白的腦子迅速的幫他把下面的話補全了, 你要是不喜歡我, 我就打哭你。

    他立刻坐了起來:“不是,我,我喜歡的。”

    “那為什么不對我交作業?”

    為什么呢?因為我們談的是假戀愛呀。甄元白心里很慌,他覺得自己要跟時不凡拉開距離才可以,否則等他恢復記憶,自己就會成為一個欺騙別人感情的人渣。可是要怎么解釋呢,直接說因為害羞?太不要臉也太敷衍了,甄元白到底腦子好使,慢慢道:“因為我覺得,要是談戀愛的話,不應該是強求每天固定交作業,交作業不應該是……情不自禁么?我們能不能順其自然呀?”

    時不凡欺身靠的更近,甄元白下意識朝后縮,聽他道:“你什么時候能對我情不自禁?”

    已經過了變聲期的少年聲音磁性而溫柔,他眼神執著,這種執著相當能觸動人心,甄元白被他盯得臉蛋發燙,攥了攥手里的被子,陡然仰起臉撞了上來。

    或許是因為太突然,時不凡睫毛一抖,甚至微微退后了一毫米,但這點兒距離根本抵不住甄元白撞上來的速度,他嘴唇碰到了時不凡的,方才把他嚇得膽都要裂開的嘴唇其實相當柔軟,溫度灼人。

    甄元白秒速退了回去,低下頭聽著自己的心跳聲,蚊子哼哼似的道:“現在,就是情不自禁。”

    時不凡抿了抿唇,后退了一寸,又后退了一寸,他摸了摸嘴巴,道:“行吧,以后不強迫你交作業了,一周至少得交一次,我滿意才行,嗯?”

    甄元白有點分不清自己是真的情不自禁,還是為了騙時不凡才故意情不自禁的,他慢慢點了點頭,道:“我想午睡了。”

    時不凡很想說陪他,他巴不得時時刻刻跟甄元白處在一起,但甄元白好像不太一樣,他需要一些足夠的距離。

    時不凡終于走了,甄元白立刻鉆到被子里放松了下來,每次時不凡強迫他交作業的時候,他都覺得呼吸困難。腦子里忽然就想到了門上的那個吻,身后是老師催命一樣的聲音,身前卻是著迷吻他的時不凡,剛才的確太可怕,但過了那個時間回憶起來,他忽然遲鈍的感覺到了刺激。

    甄元白仔細的想,時不凡真的很好看,他專注吻他的時候,特別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他其實還被評為一中校草呢,不過可惜惡名在外,再好看的臉也掩飾不了他兇惡的本質,是以叫他“惹不起”的挺多,但喊他“帥哥哥”的卻很少。

    甄元白也沒敢仔細看過他,每次一見到他,心里就自動給他貼上了惡霸的標簽,避之唯恐不及。

    時不凡是言而有信的,說不逼他就真的不逼他了,甄元白暗暗歡喜,這樣是極好的,他總覺得,就算不是假戀愛,也斷斷沒有每天親親我我的。

    他放下心拿起筆,宋默忽然推了推他:“你有沒有發現最近教室外面總有高一學妹過來轉悠?”

    甄元白對學習之外的事情向來反射弧長,他聽罷朝外面看了一眼,果然見到有穿著高一校服的女孩子在門口笑著說話。

    一中是個很有規則的學校,從教學樓都能看出來規律,高一一座教學樓,高二一座教學樓,高三因為學業繁重,單獨的教學樓更是固若金湯,沒有登記是不許隨便出入的,三座教學樓的學習氣氛也完全不同,相比之下,高一教學樓每天鬧鬧哄哄,高二鬧的稍微少一點,高三則幾乎沒有,是以有高一的女孩子在這邊,尤其是重點班出現,是挺奇怪的一件事。

    他道:“找親戚嗎?”

    “找什么親戚。”宋默湊到他耳邊道:“好像是找時不凡的,你看你看……”

    他說話的時候,時不凡正好從門口晃蕩出去,那幾個高一女生立刻后退幾步,哪怕表現的很矜持,也能看出來她們緋紅的臉頰,時不凡一走,立刻做鳥獸散。

    甄元白懵了一下,道:“還有人喜歡時不凡嗎?”

    “挺多人給他遞情書的啊。”宋默嘆了口氣,道:“有些追求刺激的女孩子應該挺喜歡他的吧。”

    甄元白低下頭,心想,跟時不凡談戀愛是挺刺激,他又想到了那個門上的吻,驀然皺起眉狠狠蹭了蹭自己的嘴唇,活像要把嘴皮子蹭下來。

    “你嘴都蹭紅了,干嘛呢?”

    “不干嘛。”甄元白莫名其妙的發脾氣:“我嘴上沾了臟東西。”

    月考成績在時不凡忐忑的心情里,總算下來了,一如既往,季老師開始念名次,第一名幾乎是沒有任何懸念的,季艷萍看上去十分滿意,甄元白跟時不凡天天混在一起,還能拿年級第一,簡直不可思議。

    甄元白平時沒在意過班級排名,但這次忽然有些緊張,身后的時不凡垂著眸子轉著筆,臉色云淡風輕,但微微放緩的呼吸卻泄露了他的不安。

    會是第幾名呢?

    “趙麗,年級排名四十七,班級排名三十三。”

    “吳銘,年級排名四十八,班級排名三十四。”

    ……

    季艷萍耐心十足的讓大家按照順序挑了位子,整個一班里的學生,沒有一個在年級一百名以下的。

    “時不凡。”她終于念到了,甄元白立刻坐直身子,時不凡也下意識抬頭,腦子里想著,剛才好像是四十,接下來是……

    “年級排名五百九十九,班級排名四十一。”她看了過來,含笑道:“不錯啊,成功從一班倒數第一爬到了倒數第四,可喜可賀。”

    一班都是精英,能超過三個人已經不得了了,甄元白心里一喜,立刻扭頭去看時不凡,“恭……”

    看到時不凡冷青的臉,甄元白把喜給咽了下去,因為他的眼光還掃到了趴在桌子上的明麥和邱旌,以及后頭笑個不停的葉廉。

    接下來季艷萍就念到了他的名字:“葉廉,年級排名六百三十四,你還笑,時不凡雖然在一班進步寥寥,但年級排名可是前進了一百多,你有什么臉笑他?”

    試卷拍在了葉廉的桌子上,上頭密密麻麻的紅叉叉終于讓他感到了羞愧,他止住笑容,站起來探頭:“哥,給我看看你卷子。”

    時不凡抓起書朝后打,啪的一下對著他的臉把他拍了回去。

    邱旌跟明麥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不管怎么樣,時哥還是跑到了他們前面去。

    一班重點班前四十個學生都是憑本事進來的,但是時不凡四個不一樣,他們是被硬塞進來的。

    原本重點班只有四十個人,多了他們四個之后才有了四十四個。

    原本班級座位是這樣的:

    ——————

    ——————

    ——————

    有了他們之后,變成了這樣:

    ——————

    ——————

    ——————

    ———

    后頭添了四個座位,把一班原本方方正正的排位變成了多邊形,每天都昭示著他們四個其實是多余的邊邊角角,校長就是希望他們能有點兒自知之明從重點班滾出去。

    時不凡難得因為學習成績上的事兒要起臉來,他陰沉著臉,腦子里涌出一股沖動,立刻離開重點班,到時候憑本事爬上來。

    就在這時,甄元白的手忽然從前面伸過來,輕輕碰了碰他,他眼珠子像倉鼠一樣烏溜溜的,軟聲道:“加油。”

    時不凡下意識勾了勾甄元白細細的手指頭,看著那手指輕輕的又收了回去,心情陡然轉好。

    位子其實沒怎么變,有時不凡在,班級里的人沒幾個敢挑選甄元白后頭的,但宋默因為跟甄元白綁定,還是結結實實的出了一身冷汗。

    時不凡雖然被安撫了,但心里還是覺得不舒服。

    他原本沒怎么在意第二的排名就是因為有了上次的事情甄元白身邊肯定沒人敢坐,管他能考第幾,反正挑到最后只有他,但現在第一第二一綁定,他要是想跟甄元白坐在一起,似乎只有老老實實憑成績這一條路了。

    甄元白捏了捏自己剛剛碰過時不凡的手指,雖然時不凡聲勢浩大最終只是打敗了自己幾個不成器的兄弟,但因為年級排名的確前進了,甄元白還是感到很自豪的,下課之后,他主動轉過來,道:“我看看你錯題。”

    時不凡把卷子拿給他看。

    甄元白只看了一眼,就懵了。

    時不凡的卷面相當整潔,這一點他一直都知道,因為以前他都是交白卷的,有時候甚至連名字都不寫。但他沒想到,時不凡開始寫題了,卷子也能干凈到這種地步。

    甄元白翻來覆去,發現他就跟之前日常做卷子一樣,只挑會的寫,其他的都空著了。

    但是,重點來了。

    他卷子上一個紅叉都沒有。

    所有填上答案的地方,全部都是對的。

    甄元白疑惑道:“為什么不嘗試做一下?”

    “不會就是不會。”時不凡托著腮,道:“我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在沒用的事情上。”

    害,考試不咋地,裝逼倒是鮮有人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