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時不凡不管是失憶前還是失憶后, 都沒擔心過自己的考試成績,畢竟他都是交白卷,但這次破天荒的頭一遭, 自打考完試就開始想自己這次能前進個幾名。

    他有種找甄元白幫忙把關的沖動,但強行克制住了。

    甄元白主動提, 他還擺了擺手,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樣子:“反正也考不了第二,愛幾名幾名吧。”

    其實挺想知道來著。

    上個月考試的年級成績單就貼在教室的黑板旁, 他跟甄元白一頭一尾, 隔著老長的距離跟老多的人, 別說遙遙對視, 他倆根本不在同一張紙上, 全年級十一個班, 一張A4紙都沒寫下。

    班級排名倒是還行的樣子, 時不凡狀似不經意的拍了一張,想著這也算能對視的了了。

    季艷萍這回做的挺絕的,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甄元白顯然不可能從第一的位子上落下來,同樣, 如果不是批卷老師腦子出毛病, 時不凡也不可能一下子沖上第二。

    想在一班拿到第二名, 就相當于要打敗一個年級里頭的至少幾百人, 這對于常年不學習的時不凡來說何止是難, 簡直可以說是難如登天。

    論壇里面關于時不凡能不能考第二的投票, 因為這次月考又有了動靜,有人開始預測時不凡這次能前進幾名,嘲笑他的人又紛紛開始匿名發言,總結就是,山無棱,天地合,時不凡才有可能追上甄元白的腳步。

    還有人腐眼看人基:“我怎么覺得,時不凡對甄元白有些不清不楚的意思啊?”

    甚至迅速蓋起了高樓。

    這些時不凡不知道,甄元白也不知道,但是邱旌知道了,他有些憂愁,時哥為愛學習的樣子,實在是感天動地,自己上回不該那樣嘲笑他的。

    莫欺少年窮,保不準他真能爬到跟甄元白肩并肩呢?

    且不管時不凡能不能爬上去跟甄元白肩并肩,反正甄元白是發現時不凡情緒不太高了,他打飯的時候多打了兩個雞腿過來給時不凡,溫溫軟軟的哄他:“成績周五就該出來了,你別急。”

    “誰著急了?”時不凡直接就著他的手把雞腿叼走,瞇眼道:“我無所謂的,坐你后面也行。”

    嘴真夠硬的。

    甄元白也沒多說什么,等時不凡啃完那一個,他又把另一個遞了過去,時不凡剛要探頭咬,忽然又收了回去:“不吃了。”

    甄元白便自己啃了。食堂新換的師父手藝很好,態度也很認真,至今還沒有學生嫌棄過現在食堂的飯。就拿雞腿來說,每一個雞腿都特別用刀劃了開,紅燒的時候時間也不短,香噴噴的汁水全都浸入了腿肉里,每一口都松化勁道,滿口醬汁滿口腿肉,能讓人吃的特別滿足。

    甄元白也不例外,他咀嚼的時候因為不露齒,嘴巴會微微撅起來,臉頰也會鼓起一些,別人看的怎么樣不知道,反正時不凡是覺得很可愛,看甄元白吃的那么香,他舔了舔嘴唇:“再給我咬一口。”

    雞腿上的肉幾乎被甄元白兩口吃光了,他愣了一下,道:“我再去給你拿一個吧。”

    “就吃你剩下的。”

    你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啊。甄元白毫不花哨的腹誹,左右看了看,宋默正在邊吃邊玩手機,一側也沒人朝這邊看,這才慢慢把手伸了過去。這雞腿原本就燒的很爛,時不凡一口就把上頭剩余的一點兒肉全都吃沒了,吃完了深覺滿足:“好像飽了點兒。”

    甄元白把骨頭拿回來,哼道:“我怎么好像在喂小狗。”

    “你再說一遍。”

    “就不。”

    時不凡笑了一聲:“膽兒肥了。”

    他吃自己盤子里的索然無味,一動筷子就朝甄元白碗里伸,幾下之后,甄元白又抬頭看他:“我覺得你緊張也沒用,又對結果起不了作用。”

    “都說了我一點都不……”時不凡忽然一頓,不嘴硬了:“沒錯,我就是很緊張,你有什么辦法幫我緩解一下嗎?”

    “成績出來之前你再多學點東西,充實一下自己。”

    “我覺得不行,現在根本靜不下來心。”

    甄元白一邊吃一邊思考,沒等他想出來個所以然,時不凡又道:“你待會兒是不是又要去宿舍午睡?”

    甄元白點點頭,時不凡道:“那今天該給我交作業了吧。”

    甄元白嚇噎著了。

    這幾天忙著考試,時不凡似乎真的挺想考好的,就一直在翻書,也沒強迫他交作業,現在考完了,居然又開始執著的跟他要了。

    甄元白在前頭走,時不凡在后頭跟,一路到了宿舍,后者一進去就立刻要關門,時不凡被關在外面,舔了舔嘴唇,道:“我數三個數,你要么開門,要么離門遠一點,不然踹門的時候拍爛你的頭,可別怪我沒提醒。”

    “三,二……”

    甄元白把門拉開了,他輕聲說:“我剛吃完飯,要刷牙。”

    “……”時不凡頓了頓,道:“刷,刷什么?”

    甄元白臉上紅紅的:“刷,刷牙。”

    “……”寢室門又被關上了,時不凡頓了頓,同手同腳走回宿舍,出來的時候甄元白正拿著水瓶來打水,看了一眼時不凡,他又縮回了腦袋。

    中午十二點多一丟丟,時不凡在校友看智障一樣的眼神里,把牙齒前前后后刷了一遍,隨手揪了好幾個人,才要到兩片口香糖,然后敲了敲甄元白寢室的門。

    儀式感這么強烈,他有點激動,那什么,他家元元今天突然要刷牙,是不是要那樣交作業?他終于意識到欠了多少天作業決定要補償自己了嗎?

    甄元白漱口完畢,坐在床上聽著時不凡矜持的敲門聲,又想反悔。剛才的時不凡很生氣,他情急之下才想出這么一個點子拖延時間,事實上他一點都不想交作業,誰會想跟時不凡親親抱抱啊?

    時不凡站了一會兒,因為這過分儀式感的鋪墊,難得有些臉紅。

    但是,他矜持的敲門聲卻并沒有打動交作業的人的心,他站了好半天,直到臉上的紅暈漸漸褪去,激情冷卻,才發現甄元白一直沒有回應。

    時不凡推門,推不開。

    他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猛地一腳踹了上去,“砰”的一聲巨響,宿舍門應聲而開,然后又猛地被防盜鏈給拉回來,半開不開。

    甄元白嚇得彈起來,兩步沖過來,看到時不凡陰沉的臉從門縫里看了過來,他本來就很可怕,只隔著縫隙看人的時候,就顯得更加可怕,甄元白伸手去拉防盜鏈,撒謊道:“我,我睡著了。”

    時不凡推開了門,甄元白下意識后退。后面有人探出了頭,但一見是時不凡,就立刻躲得遠遠的,時不凡反手把門關上,甄元白眼尖的看到門關不了了,他囁嚅道:“門,門壞了,我,我們出去吧。”

    “怕人看到?”時不凡笑了,他伸手把甄元白抓了過來,道:“你不愿意關著門交作業,那咱們就去門□□。”

    他扯著甄元白朝外走,甄元白下意識掙扎,他伸手抓住雙層床上的梯子:“我交,我們去沒人的地方交……你,你別拽我。”

    時不凡一言不發,他一把抱住甄元白的腰,甄元白嚇得伸手去抱梯子,眼淚汪汪道:“我交的,我交的!時不凡,你別這樣……”

    時不凡的力氣顯然比他大,甄元白抱著梯子,床陡然因為時不凡的拉扯而動了將近一尺,眼看著自己跟床都要被他拽出去了,甄元白的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我錯了,我以后肯定按時交作業,你放過我,嗚嗚,放過我……”

    被拉到走廊上交作業會是什么情況,甄元白想想都寒毛直豎,毫無疑問一個下午,所有人包括他爸媽都會知道他正在跟時不凡談戀愛,甄元白想到就渾身抖個不停。

    耳邊突然傳來撲哧一聲笑,甄元白張著流淚的眼睛看過去,時不凡也不忍了,直接笑出來:“怕了?嗯?”

    甄元白意識到他在逗弄自己,不禁憋屈的扁嘴,他伸手試圖把床推進去,可他剛才被嚇到發軟的手腳根本推不動,他感覺自己好沒用,連床都欺負自己,眼淚頓時流的更兇了。環著他的時不凡及時抬腳,Duang的把床給踹了回去,甄元白這才稍微緩過來,道:“你,你嚇死我了。”

    “誰嚇你了?”時不凡壞壞道:“我說的可是真的,你要是再不按時交作業,我就在升旗儀式上親你,不信你可以試試。”

    “我交,交還不行嗎?”甄元白把他的手拿開,道:“門被你踹壞了,不能在這兒交。”

    時不凡摟著他一轉圈兒,甄元白猛地被按在了壞掉的門上,時不凡順手把防盜鏈又掛上,嘴唇一下子貼了上來,壓住了他的。

    外頭突然傳來動靜,有人小聲說:“甄元白住這兒,剛才我看到時不凡踹開門進去了,估計是想打他。”

    “時不凡,時不凡?”是梁修德,他們的門被人砸響了,梁修德呵斥道:“時不凡!我找警察過來了,快給我開門!“

    隔著一道門,甄元白的頭皮都炸開了,時不凡的心跳也開始加快,但這股過分的刺激感卻讓他五感幾乎全部打開,他感覺自己每一滴血都在因為這個吻而燃燒沸騰,頭發絲都在震顫。

    他開始試圖加深這個吻,但甄元白卻嚇的不行,他剛哭過的眼睛更紅了,眼淚又開始在眼圈打轉。

    “時不凡!我警告你,你要是欺負甄元白,明天你就得從重點班滾出去!”

    甄元白用力去推,嘴里發出唔唔的聲音,時不凡卻根本不管不顧,他扶著防盜鏈的手收回來,改為捧著甄元白的頭,合上雙目,微微側頭,著迷般的在他唇瓣上碾磨。

    “時不凡——”梁修德怒不可竭:“我數三二一,你再不開門,我踹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