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你答應我要好好學習的。”甄元白甩他的手, 甩不開, 還換來他的笑聲:“我不是聽你話好好學習了嗎?”

    “你答應我不抽煙不喝酒不打架……”甄元白很后悔:“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時不凡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

    時不凡垂眸看他懊惱到發白的臉,陡然親昵的把臉貼過去蹭了蹭, 甄元白立刻雙手過來推他的臉,又生氣又惶恐:“這是在校門口,你到底想干嘛!”

    時不凡太喜歡他嚇得仿佛隨時會哭出來的樣子了, 但他也及有分寸,真把人嚇哭就不好玩兒了,他乖乖放開甄元白,一本正經道:“沒忍住, 我以后會注意的。”

    注意你臭大蟲!

    甄元白臉皺成包子,氣勢洶洶的先進了門。早讀課卻無心去上, 他腦子里反復都是時不凡的違規行為,他必須要制止這種行為, 否則這個假戀愛還沒分手就肯定露餡了。

    時不凡上課倒是乖乖聽話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也不打擾甄元白,但一下課就原形畢露,總想跟甄元白親密一點兒。

    甄元白決定要跟時不凡約法三章,他要是不同意,那就趁機分手。

    到了放學時間, 時不凡果然說到做到, 一把將他抓過去Duang在了懷里, 甄元白用力去推:“你別摟我, 我跟你走就是了。”

    時不凡眉梢一挑, “這么識趣?”

    “你想帶我去哪兒,去做什么?”

    時不凡一笑,抄著口袋道:“買了張電影票,帶你去看電影。”

    “可以。”甄元白十分爽快,時不凡倒是還有些不習慣,他覺得聰明小朋友一定在打什么鬼主意,果然,甄元白一路跟著他去超市拿車,路上卻突然順勢抱住了一顆白樺樹,一條腿纏上去,臉色嚴肅的盯住了他。

    時不凡左右看了看,這邊兒是某小區外墻,往前走是修車店,沒賣吃的的,就沒什么學生朝這兒走,他困惑了:“你干什么?”

    “我有話跟你說。”

    “你有什么話不能抱著我說,非得抱著一棵樹。”

    甄元白抿嘴,這條街上其他樹都長得太壯了,他雙手環抱不住,這顆聽說是當年一場大風給刮斷了,才重新移植了新的,也只有這顆才能抱住,但他不想跟時不凡貧嘴,嚴正的擺出了自己的態度:“我不會跟你一起出去鬼混的。”

    “所以你剛才答應是騙我的?”

    “看電影不算鬼混。”甄元白到底怕他,道:“但是看完電影我就要回家。”

    時不凡捏了捏自己的耳垂,想了兩秒,笑道:“就這個事兒?”

    “我不會坐你的黑車。”

    “然后呢?”

    他們身邊走過了幾個學生,甄元白把纏在樹上的一只腿放下來,裝作看風景,直到他們走開,才又纏上去,板著臉開口:“以后不管是在學校還是學校外,公開場合你不許抱我,不許把臉貼我臉上,不許跟我有任何親密舉動。”

    “那不是公開場合是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甄元白心里一咯噔,趕緊打補丁:“必須經過我同意。”

    真夠事兒的。時不凡好脾氣的走過來,甄元白似乎生怕他把自己強行拖走,立刻收緊手臂抱緊了白樺樹,時不凡嘲笑兩聲:“還有呢?”

    “還有,你以后不許違反校紀校規,更不許牽連我。”

    時不凡單手撐著這棵樹,低頭看他,甄元白微微仰起臉,兩只手抓著自己的兩條手臂,非常警惕。

    “小沒良心的,我那是出去給你買吃的。”

    “我餓一下又不會死。”

    “我心疼的要死。”

    甄元白嚴肅的臉躍上一抹緋紅,他強作鎮定,但已不復鎮定:“你,你不要心疼。”

    時不凡舌尖頂腮幫,道:“心疼哪里是說不要就不要的,你能說不喜歡我就不喜歡我了嗎?”

    甄元白睫毛抖了抖,心想我其實一點都不喜歡你。他道:“我以后會好好吃飯的,總之不管怎么樣,不要再隨便給我買飯了。”

    時不凡用手撐著額角,思考了一會兒,道,“行吧,只要你好好吃飯,我就不買了,還有別的嗎?”

    甄元白再次強調:“以后你不要隨便摟我,學校跟教室,還有任何公開場唔……”

    時不凡忽然在他嘴上親了一下,甄元白頓時像是踩了尾巴的貓,猛地松開了纏著白樺樹的四肢,騰地跳開好幾步,左右去瞅有沒有人經過,嚇到卷發都要成直發了。

    他憤怒的瞪著時不凡,后者道:“你只說不能抱,沒說不能親。”

    “我沒說完呢!”甄元白大聲兇,又害怕被人聽到,眼淚在眼圈打轉,幾乎哽咽,很小聲的道:“親也不可以。”

    時不凡舉手投降:“好,我都記住了,可以去看電影了嗎?”

    “我不去了!”甄元白想到剛才那個親嘴可能被哪個路過的人看到,就心驚肉跳,時不凡太討厭了,一點都不在乎他的感受,他也不想在乎時不凡了,他道:“我不跟你好了,我要跟你恩斷義絕。”

    時不凡意外的揚眉,伸手抓著他的手臂把人扯過來,輕聲問:“你說什么?”

    甄元白很小聲很堅定的道:“我不跟你談戀愛了,我要跟你分手。”

    “我沒聽清。”時不凡歪著頭道:“你再說一遍試試?”

    “……”甄元白低下頭,眼淚巴巴的委屈道:“你別欺負我。”

    時不凡舔了舔嘴唇,道:“好,不欺負你,我不是聽你話了嗎?你看我都沒摟你,是不是?”

    甄元白看了他一眼,忍住心里的悲傷,道:“那你以后也聽話嗎?”

    “聽,以后也聽。”時不凡松開他,示意道:“不讓你坐我黑車,打車去,好不好?”

    他服軟了,甄元白也不好再繼續強硬,就道:“那我付錢。”

    時不凡帶他一起朝路口走,道:“哪里用得著你付錢。”

    甄元白便道:“你上回給了我三百八十四。”

    時不凡覺得很沒面子,他不舒服起來:“我只給你三百八十四?”

    然后他突然想起來,就那天現金強塞給甄元白他收了,其他時候打過去的他全部退還了。他扭頭看甄元白,后者眼圈還紅著,但話卻非常清晰:“你開始給我三十四,然后又給我三百五,一張十塊的,一張二十的,一張五十的,三張一百的,還有四個硬……”

    “停。”時不凡打斷他,越發覺得沒面子,他是有多摳啊,甄元白每一張紙幣都記得那么清楚,他皺著眉道:“那點兒錢你拿著。”

    “我沒想圖你什么。”

    “知道了,你就圖我這個人。”

    “……”不是的,你這個人我也不想圖。甄元白悶了一下,道:“總之你錢在我這兒,我來付。”

    時不凡沒吭聲,甄元白又道:“你以后也不要給我打錢了,我不缺錢。”

    “跟你缺不缺有關系嗎?”時不凡說:“我錢多燒的。”

    甄元白便也閉了嘴。

    人生第一次約會看電影居然要給時不凡,甄元白坐上車了心情也十分沉重,還被時不凡提醒把校服裝進了書包。時不凡約他看的是一部新上映的國產動漫,微博好評無數,說是根據他那天放的“怎么過”分析出來的他的喜好,他們到地方先去吃了飯,路過文具店,甄元白又進去挑了幾支筆,別人的筆都是沒用完就不知弄哪兒去了,但他的卻都是用到空墨,光每堂課的筆記,一周加起來都有二三十頁。

    時不凡跟在他身后,道:“你喜不喜歡鋼筆?”

    “能寫字的我都喜歡。”甄元白挑了幾只,指著上面的動漫人物對他說:“優秀很喜歡他。”

    “你有喜歡的動漫角色嗎?”

    “我喜歡的比較老。”甄元白去付賬,看上去是要把那支筆買給甄優秀,時不凡繼續跟著他,道:“你喜歡‘怎么過’?”

    甄元白耳朵紅了一下,道:“不關你事。”

    “倒真是夠老的。”時不凡忍笑,被他生氣的瞪了一眼,他又問:“你喜歡那只貓,還是那只兔子?或者那只可憐的小松鼠?”

    甄元白走出門,時不凡繼續問:“還是那只蹦來蹦去的猴子,或者那只憨了吧唧的小狗?還有誰來著……”

    甄元白忍無可忍:“我喜歡黑小虎!”

    時不凡在自動售票機取了票,順便買來了爆米花和可樂,甄元白拿過票看了一眼,發現他買的是13排一座和二座,他困惑的轉起腦袋瓜,一座二座在哪兒來著?正中央?

    這個時候不是看電影高峰期,偌大的IMAX廳沒能坐滿,大部分人都選擇了中間位子,甄元白拿著票數位子,好不容易找到地方的時候,他猛然扭頭去看時不凡,卻被后者一把按了下去:“坐好。”

    甄元白坐在最后頭的最角落,眼珠子瞪得渾圓,“你,你干嘛不選中間?”

    時不凡嘴角揚了揚,道:“你見誰談戀愛選中間的?在這兒好,沒人打擾。”

    大熒幕上已經開始講消防知識,甄元白小兔子一樣抱緊自己的書包,時不凡卻伸手把書包也給他拿走了,“放這邊,免得待會兒礙事。”

    礙什么事兒?甄元白坐在一號座上,像被擠在墻角的小動物般孤立無援。

    時不凡看向大熒幕上的消防知識,沒耐心的道:“放的真慢。”

    “你,你知道影院里面是有攝像頭的嗎?”

    時不凡想了想,側身道:“你校服都裝起來了,還怕什么?”

    甄元白捏了個爆米花,祈禱廣告能再慢一點。同樣的廣告時間,在時不凡眼里慢的要死,在甄元白眼里卻是一眨眼就過去了。

    影院的燈暗了下來。

    虎視眈眈的惡狼伺機而動,兔子卻在倒計時的IMAX效果中陡然站起來,大喊了一聲:“好——”

    全體齊齊把目光投向了這個角落。

    “好,好牛逼的特效……我第一次看IMAX。”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