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甄元白哪里還要他打,眼淚已經在眼圈打轉,就等著落下來了。

    時不凡是個大壞蛋,超級無敵大壞蛋,他居然這樣對自己,虧他有時候還覺得他是好人。他不動也不說話,時不凡懷疑自己現在要是湊過去親他,他肯定逆來順受不敢反抗。

    乖乖,這到底是什么方式養出來的小寶貝。

    時不凡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擰著,簡直又痛又爽。

    他捏了捏耳垂,把兇惡的表情收了起來,放輕聲音道:“知道以后遇到我這樣的應該怎么做嗎?”

    甄元白:“?”

    “我就是模仿一下壞人,教你以后怎么做。”時不凡在他困惑的眼神里蹭過去,又跟他哥倆好,道:“遇到剛才那樣要對你行之不軌的壞蛋,你就要找個東西對著他的頭打下去,打完不管他能不能動,你直接就跑,一邊跑一邊大喊,可不能光會哭啊,嗯?”

    甄元白眼淚還沒下去,憤怒的瞪了他一眼:“除了你,沒有人會那樣的。”

    時不凡忍不住又上手摟他,不顧他的掙扎,道:“這可不一定,畢竟我們聰明那么臥槽……”

    他一句話沒說完,甄元白抓起枕頭狠狠砸在了他頭上,枕頭倒是不疼,但他還是懵了一下,甄元白已經趁機跑到了另一頭,道:“你教的,你不許再過來了。”

    時不凡拿著枕頭看他一會兒,撲哧笑了出來,道:“對我你還用這招啊。”

    甄元白踢了他一腳,十分生氣:“我的床根本睡不下。”

    “擠擠不就睡下了嘛。”時不凡死皮賴臉,道:“咱倆抱著睡。”

    他從那邊爬過來,甄元白立刻道:“你再過來我就喊人了。”

    “……”得,他就不該教。時不凡停下動作,道:“你敢喊嗎?”

    “……”甄元白皺著眉蹬他:“你不要總這樣,你……你怎么總這樣。”

    時不凡也納悶兒了:“你到底怕什么?是怕我們的事被你爸媽知道,還是怕我恢復記憶之后找你麻煩?”

    甄元白心里咯噔了一下,難道時不凡已經知道他撒謊做他好兄弟了了?他開始扯被子,心虛的要命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要睡覺了,你要睡這兒就睡吧,不許過來跟我跟我一頭。”

    他蜷起身子十分警惕,還不忘安撫他:“你不要胡思亂想。”

    甄元白豎著耳朵聽他的動靜,蜷起來的腿微微繃著,直到時不凡徹底安靜下去,他才放松睡了過去。而時不凡卻在察覺他全身放松之后,悄悄從另一頭爬了過來,他在昏暗的床簾內看了看甄元白細致的臉蛋,忽然湊過去親了一下。

    甄元白的皮膚白皙細嫩,絲綢一樣的觸感幾乎讓時不凡舍不得離開,他親了一口不夠,又親了一口,還有點想去親甄元白的嘴,但可能他的動作吵到了甄元白,后者迷迷瞪瞪拉高被子朝里面縮了縮,細細的手指撓了撓被他親過的地方。

    這下臉也親不到了。

    甄元白一覺醒來,剛想翻身,就發現有點困難,他困倦的大腦思考了兩秒,忽然看到了搭在自己腰間的手,費勁的轉過去,果不其然對上了時不凡那張俊逸的臉。

    對方呼吸均勻,察覺到他拱動之后,微微收緊了手臂,兩人臉頰立刻貼的很近,呼吸交融,時不凡輕聲道:“早安。”

    “早安。”甄元白干巴巴的回了一句,伸手推,推不開,時不凡笑了一聲,把他摟的更緊,甄元白的臉頰被迫貼到他懷里,柔軟的頭發被他的下巴蹭了蹭,時不凡輕聲道:“這個床真不錯,昨天晚上幾次想踢我都沒伸展開吧?”

    甄元白白天膽子小的要死,晚上睡覺的時候倒是特別大,半夜里頭不光踢人,還打拳,好在時不凡在他剛睡著就把人摟著了,但就算這樣,半夜他還是被對方突然的肌肉動作給弄醒好幾次。

    甄元白也知道自己睡覺不安穩,要是沒人管的話晚上能在床上轉一圈兒,甄優秀曾經形容的很貼切,醒著的時候沒他不怕的,睡著的時候沒他怕的。只要一睡熟,甄元白就變得非常橫,誰跟他搶床就踹誰。

    他又掙了掙,道:“你松開我。”

    “親一口就松開。”

    時不凡怎么這么執著呢,甄元白一大早就被他弄的又羞又惱,“不親,放開……你……”

    時不凡的嘴唇在他嘴上碰了一下,甄元白毛孔都炸開了,他猛烈的掙扎了起來,時不凡略一松勁,他就立刻從床上跳了下去,端起水盆蹬蹬蹬跑了出去。

    他洗臉的時候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嘴,扭臉看到時不凡走到他身邊,就加快速度把自己收拾干凈,又蹬蹬蹬跑回去,穿好校服直沖向樓梯。

    時不凡比他慢了一步,喊他:“等等我。”

    甄元白全當沒聽見,背著書包一路跑到教室,坐定之后大口喘氣兒,宋默拿著早餐從外面走進來,見他這樣愣了一下:“怎么了?有鬼追你啊?”

    時不凡比鬼還要可怕,鬼至少不會想親他。

    甄元白一臉苦大仇深的趴在了桌子上。

    葉廉他們今天來的特別早,邱旌跟明麥還一改往日流里流氣的樣子,進班級的時候校服扣得嚴嚴實實,老老實實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然后齊刷刷抬頭看向甄元白,兩個人的神情都有點兒復雜。

    葉廉倒是一如既往,進班級就開始打游戲,但也依然忍不住去看甄元白,他跟甄元白之間隔著一個時不凡的空位,于是便問了一聲:“班長,時哥怎么沒跟你一起?”

    甄元白繼續趴在桌子上,硬邦邦的道:“我怎么知道。”

    這是鬧矛盾了?

    葉廉有些意外。

    甄元白話落下來沒多久,時不凡就進來了,葉廉把多買的早餐遞過來,居然還有甄元白的那份兒,時不凡嘴角一挑,道:“多謝。”

    他把自己的份兒留下,伸手去扯甄元白,后者收縮脊背,皺著眉看了過來:“干嘛?”

    “早餐。”他不說甄元白都要忘記早餐這回事兒了,他把頭扭回去,道:“不吃。”

    “真不吃啊?”

    “你別跟我說話了。”甄元白從書包里面掏了個耳塞,一邊耳朵堵了一個,又趴了下去。

    這是打算真不理人了。

    葉廉扯了扯時不凡,后者沒回頭,直接把倚過來,交了個耳朵。

    “怎么,你欺負他了?”

    時不凡想了想,道:“算吧。”

    “哄哄?”

    葉廉倒是有一雙火眼金睛,時不凡什么都沒說他就好像全都知道了,他問:“怎么哄?”

    葉廉忍著嘲笑,道:“打錢試試。”

    甄元白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低頭一看,時特煩給他轉了520,下方附言:下午別回家那么早,帶你打籃球。

    甄元白直接退還,然后把兩條記錄全刪了。

    時特煩又給他轉了520:咱倆的事兒又沒人知道,你怕什么呢?

    甄元白再次退還,再把兩條記錄全刪了。

    時不凡掀起眼皮看了下他的后腦勺,低頭又去搗鼓手機。

    時特煩轉賬10000:不收我就把咱倆的事兒捅出去了。

    甄元白心里Duang了一下,他扭頭看了過來,皺著臉低頭回:我們倆什么事兒?

    時特煩回三個字:你說呢?

    我說什么?甄元白到底心虛,還沒想好怎么回,時特煩就又發來了消息:馬上就要早讀了,快把給你買的早餐拿走,不然我就把我們倆的關系告訴你爸媽。

    甄元白猛地坐直,轉過頭來對上時不凡含笑的表情,伸手把早餐拿走,塞進了自己桌肚。

    時不凡傾身,在他身后悠悠道:“不吃的話,我也要告訴你爸媽。”

    宋默豎起耳朵,腦子里緩緩出現一個問號。

    甄元白真的好想立刻馬上跟時不凡絕交,這樣下去總感覺非常不妙,他連續好幾天都盡量避免去跟時不凡打交道,但同在一個教室,除了上課的時候時不凡有意的不打擾他,只要一下課,對方都會想方設法的逗他說話,讓甄元白不勝其擾。

    他一放學就跟著大家一起朝外走,但還是在下樓梯后時不凡給拽住了,少年把他困在無人的樓梯拐角,問:“怎么,你爸媽又不讓你跟我說話了?”

    “跟我爸媽沒關系。”甄元白這幾天一直心事重重,他有一句話絕交不知道該怎么跟時不凡提,總覺得說了時不凡會憤怒之下打掉他的頭。

    “那跟什么有關系?”

    甄元白神色復雜的看著他,欲言又止,時不凡挑了挑眉,道:“有話直說,什么事兒我跟你一起扛。”

    甄元白手心在身上蹭了蹭,半天才憋出來一句話,時不凡還沒聽清:“再說一遍。”

    “你,你是不是喜歡我啊?”甄元白看向他,眼睫毛有些緊張的顫抖著,時不凡雖然這樣那樣,但沒跟他告白過,這么問在他看來還是有點不要臉了,時不凡看著他鼻翼上薄薄的汗珠兒,沒忍住笑了,他湊過來抵著甄元白的額頭,啞聲道:“你可終于發現了,我以為我表現的還不夠明顯。”

    甄元白想朝后躲,但已經躲不了了,時不凡的眼睛也好,呼吸也好,都像是蛛網一樣把他裹住了,他臉頰慢慢泛紅,一句“可我不喜歡你啊”被卡在喉嚨里,他有些害怕被打,又覺得自己這話有些傷人,最終只是委婉的,很輕的說了一聲:“可是……我是你好兄弟啊。”

    時不凡低笑出聲,他沒忍住吻甄元白嫩嫩的臉,語氣帶著幾分寵溺:“還好兄弟呢,我早就知道你喜歡我,趁我失憶接近我……乖,給你個機會,叫老公。”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