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甄元白就算是再傻,也終于回過味兒了。

    他拿著棉簽的手抖了抖,強作鎮定的避開了時不凡的視線,心里滿滿的都是震驚和不可思議。

    恰巧在這時,校醫吃完飯晃蕩回來了,甄元白終于找到理由,把時不凡交給校醫便跑了出去。

    他心神恍惚的回到了教室,腦子里回憶跟時不凡相處的點點滴滴,一邊恍然大悟,一邊又慌得一比。

    時不凡怎么這個樣子!!

    他怎么這樣啊!!!

    什么時候開始的?

    他什么時候開始對自己……那樣,那樣想法的?

    時不凡腦門兒貼了個紗布進來的時候,邱旌幾個人立刻站了起來,咋咋呼呼的湊過去:“時哥你怎么回事兒?”

    “又是三中那幾個干的?”

    “臥槽,趁你落單的時候找事兒啊!我們今兒也給他玩一把猥瑣的,弄死那小子!”

    甄元白把頭埋了下去,默默的看著自己的書本,時不凡把早上的事兒跟他們解釋了一下,走過來在他身后坐了下去。

    甄元白頓時十分緊張,上課的時候一直還沉浸在這過分匪夷所思的發現之中,頻頻走神兒,而且不只是一節課的走,連續好幾節課的老師都不由自主的向季艷萍報告了情況。

    甄元白一上午都沒跟時不凡說話,對方找他他也不知道怎么接,要么悶著不吭,要么就回應幾句,始終一臉為難。

    時不凡忍俊不禁,琢磨倆人都這樣了,對方怎么還當起小烏龜了?

    其實上回丟紙條被梁老師抓住那天他就想,怕不是甄元白說什么確認關系不過是在騙他,看他整天吞吞吐吐一臉做賊心虛的樣子,還不敢跟他親不敢跟他抱,說不準是趁自己失憶刷自己好感度呢。他決定給甄元白一點兒時間慢慢消化這個驚喜,從單戀變成雙向,對他來說想必有點太刺激了。

    最后一節課是季艷萍的,她又看了一眼明顯心不在焉的甄元白,皺著眉離開教室,遲疑之后給甄平津打了電話,把早上的事兒說了一番,貼心道:“是這樣,我看他狀態不是很好,是不是早上那事兒把他嚇到了,你要不要來學校把他接回去休息一下?”

    甄元白什么性格甄平津再清楚不過,感覺被嚇到的可能性很大,急忙趁著午休時間過來學校,季艷萍特別囑咐:“今兒個事兒也不能怪甄元白,是三中那幾個孩子找事,你跟他說話的時候小心點,別太兇了。”

    甄平津連連點頭并道謝:“讓你多費心了。”

    甄元白正垂著腦袋蔫了吧唧的在食堂吃飯,宋默突然輕輕扯了他一下:“那個是不是你爸?”

    甄元白立刻抬起頭,看到甄平津瞳孔便微微一縮,對方對他招了招手,他便立刻放下筷子走了出去,甄平津把他扯到一旁,問道:“你有沒有受傷?”

    甄元白趕緊搖頭。

    甄平津上下把他打量了一番,放下心之后臉色又不太好看,道:“今天沒狀態的話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一下再來上課。”

    甄元白忙:“我沒事。”

    “沒事兒老師怎么說你上課走神兒?”

    想到父母讓自稱遠離時不凡,再想到時不凡對自己的心思,甄元白一陣羞愧,做賊心虛似的表情讓甄平津火氣一下子上來了,好在他還記得這里是學校,冷聲道:“下午課別上了,回去拿你書包,跟我回家。”

    他不給甄元白拒絕的機會,掉頭就走,甄元白連招呼都沒能跟人打一聲,就被迫帶上書包坐上了回家的車。

    甄平津全程面沉如水,把他送到小區前還不放心,硬是跟他一起回到了家里,才開口:“你今天下午哪里也不許去,好好想清楚,今天要是那石頭砸你頭上怎么辦?你天天跟時不凡一起走,要是以后有人趁你落單的時候抓你怎么辦?你要是想不清楚,明天也不要去上課了,我出錢讓你上學,不是想天天為你擔驚受怕的!”

    甄平津看了一眼時間,午飯也來不及吃了,甩上門之后又匆匆去了公司。

    屋內一下子安靜下來,甄元白抱著書包呆坐了一會兒,悶悶的回臥室把自己摔倒了床上。他把頭埋進被子里,反復回憶自打時不凡失憶之后的事兒,越想越覺得頭疼。

    他翻了個身睡過去,一覺醒來,恍惚覺得自己得洗臉一番準備上下午的課,可看著熟悉無比的房間,又陡然想起了甄平津的話:“你要是想不清楚,明天也不要去上課了!”

    他是喜歡學校的,尤其喜歡上課的學校,大家整整齊齊的坐在寬敞明亮的大教室里面學習知識,想到自己也是那里的一份子,就會有種很驕傲很神圣的感覺。

    如果明天也不能去上課……甄元白不禁覺得委屈,他明明什么都沒做,怎么好好的就要被帶回家關起來了呢?就算知道爸爸是為他好,但甄元白還是很難受。

    門鈴聲打斷了他的悲傷,他以為是家里誰回來拿東西,爬起來拉開門,猝不及防對上一雙熟悉的眼睛,時不凡側了側頭,道:“給你發信息也不回……怎么還哭了?”

    甄元白的眼淚剛憋下去又涌了上來,他眼淚汪汪的抿了抿嘴,語氣有幾分哽咽:“你,你來干嘛?”

    “我來看看你。”見他似乎想關門,時不凡急忙一腳伸進來抵著,在門縫問他:“怎么回事兒啊?你爸打你了?”

    “比打我還嚴重。”甄元白眼淚珠子墜下來,他一下子松開手,時不凡趁機進來把門關上,擔憂道:“你家里出事兒了?”

    “你家才出事兒呢!”甄元白條件反射的兇他。說到底,時不凡是他今天下午不能上課的罪魁禍首,甄元白心里對他滿是怨言,越想越覺得時不凡就是個大禍害,越想越覺得自己好難,眼淚頓時流的更兇了,他委屈道:“我今天不能去上課了,都怪你。”

    害。

    時不凡道:“多大點兒事,不就是不上課么?那正好,我帶你出去玩,散散心。”

    甄元白看怪物一樣看著他,又把另一個悲痛的消息告訴時不凡,以強調事態的嚴重性:“可能我明天也不能去上課了。”

    “那你爽翻了啊。”時不凡欺身過來,伸手給他擦眼淚,道:“別哭了,明天我帶你去游樂場,補償你。”

    時不凡完全不能對他的痛苦感同身受,甄元白十分絕望,他氣急敗壞道:“我爸不讓我跟你好了,你到底懂不懂啊!”

    時不凡終于有了反應,他看著甄元白哭的白里透紅的臉,頓了頓,輕聲道:“你就,這么舍不得我啊?”

    “……”甄元白啞巴了。

    時不凡心跳有些快,他舔了舔嘴唇,有點兒心疼了,放輕語氣道:“他為什么不許你跟我好?”

    甄元白一想到這一點眼淚就掉的更兇了,他一邊覺得父母限制自己交朋友很不尊重人,一邊又覺得時不凡怎么那么不爭氣,忍不住控訴:“誰讓你成績差。”

    時不凡無奈:“我現在不是開始好好學習了么。”

    甄元白覺得也是,又追責:“我爸還看到你抽煙了。”

    “我以后不抽了。”

    “你還打架。”

    “我以后不打架了。”時不凡伸手給他擦眼淚,道:“還有別的嗎?”

    甄元白睫毛濕漉漉,眼睛濕漉漉,臉蛋也是濕漉漉軟乎乎的,他看著時不凡,因為他毫不猶豫的回應而懵逼:“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

    甄元白抿了抿嘴,他其實不想跟時不凡做好兄弟了,因為時不凡現在居然對他有那樣的心思,他有點想跟對方拉開距離,可時不凡改正的態度這么好,他卻不知道該怎么開這個口了,甄元白悶悶道:“那你現在還不回去上課?”

    “要不還是從明天開始吧。”時不凡拉他的手,甄元白立刻皺眉躲開,抱怨道:“我就知道你說的是假話。”

    要是時不凡能好好學習就好了,他要是跟自己一樣沉迷學習,應該也就沒心思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了。

    時不凡只好把手縮回來,道:“那我回去上課?爭取考個第二,跟你坐一塊兒。”

    甄元白才不信他能考第二,便道:“好。”

    時不凡轉身想走,又轉回來,伸手撐在甄元白身后的墻壁上,后者立刻緊張的看過來,時不凡捏了捏自己的耳垂,把另一只手也撐了過來,完全的把甄元白困在懷里,“你不給我鼓勵一下?”

    甄元白頓了頓,道:“加油!”

    誰TM稀罕這種鼓勵,時不凡又湊近了點兒,鼻尖幾乎碰到他的,聲音也有點啞:“給點兒實質性的鼓勵,比如……”

    甄元白一下子蹲了下去,時不凡低頭看他,聽到他吶吶道:“好兄弟,不,不會那樣。”

    時不凡琢磨他大概是被家長嚇怕了,也不敢跟自己好了,他也蹲了下來,道:“那今天的先存著,等我成績好了再一塊兒?”

    甄元白很想說你是不是喜歡我可是我不喜歡你啊,但他不敢,他低著頭不吭聲,時不凡權當他是默認了,道:“那我走了。”

    甄元白立刻點頭,耳朵尖微微發紅。

    又害羞又害怕的樣子,讓人怪想欺負的。

    時不凡舍不得走,他腳尖朝甄元白挪了挪,輕聲道:“我覺得老師教的我不一定聽得懂,你看你也不在學校,要不今天下午我在你家陪你,你給我講題好不好?”

    還不忘許諾:“你爸媽回來之前,我肯定走。”

    他說完,心臟又是一陣砰砰亂跳,感覺刺激的要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