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甄元白都做好他要摔手機的準備了。

    然后他又一次發現,時不凡對好兄弟的脾氣真的特別特別特別好,他甚至還笑了一聲:“怎么了?我哪兒惹你了?”

    時不凡其實是個好人啊。

    甄元白越接觸越覺得,他其實人不壞的,你看他都說這樣的話了,時不凡都沒說要打他,甄元白也不好意思做太絕,就道:“我跟你開玩笑的。”

    時不凡卻不覺得他是在開玩笑,他點了點頭,問:“作業寫完了嗎?要不要一起玩游戲?”

    “我不會玩游戲。”

    “我教你玩。”

    甄元白抿了抿嘴,又一次想到了爸媽的話,對他道:“我不學。”

    時不凡單手枕在腦后,道:“為什么?”

    “不想學。”

    他覺得爸媽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時不凡是會把壞習慣帶給他的,他道:“你要是沒事我就掛了。”

    “你干什么去?”

    “我要洗澡,然后睡覺。”

    “我想看你洗澡,看你睡覺。”

    “……”甄元白直接給他掛斷了視頻,不知道多少次在心里罵他,腦子有病。

    已經到了十一月份,天氣開始驟然轉涼,甄元白一大早醒來,就聽到秦英拍門的聲音:“早上出門可以穿冬天的校服了,優秀?”

    甄優秀答應了一聲,秦英又來喊甄元白:“聰明?”

    “知道了。”甄元白爬起來。

    入冬要穿的衣服秦英早幾天前就洗好晾干給他們放在了柜子里,甄元白翻出來穿好去喊甄優秀,后者一如既往的繼續蒙頭大睡,爭取那沒幾分鐘的賴床時間。

    甄元白只好自己一個人去趕公交車。

    今天可以說是氣溫驟降了,甄元白一出樓就把校服領子拉到了脖子處,但還是被凍的不行,他蹬蹬蹬跑到公交站臺,躲在牌子后面一邊等公車一邊避風,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躲后頭干嘛?不穿厚點兒。”

    他一抬頭,是時不凡,驚了:“你怎么在這兒?”

    “降溫了,我來給你送溫暖。”時不凡一笑,把手里的早餐遞了過來,道:“沒吃飯呢吧?”

    “今天天氣冷,我媽也起晚了,沒做飯。”甄元白接過去,手心摸到了熱騰騰的塑封八寶粥,眼睛亮了亮,“你順路?”

    “順個屁路。”時不凡嘖了一聲:“我叫司機專門送我過來的,我家在哪你還不知道?”

    甄元白記得他家從學校過去至少得半小時,這么一說他從家里來這兒估計得四十分鐘,心里一時有些感動:“你專門過來給我送早餐啊?”

    “當然了,這么冷的天,你要是凍壞了怎么辦?”

    他一臉理所當然,甄元白忽然覺得心跳加快,他把吸管戳進去喝了一口,一時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這會兒正是上班高峰期,甄元白上車的時候粥還沒喝完,時不凡伸手把他樓過去,用自己在人群里隔離出一小塊空間,道:“扶著我,慢慢喝,別嗆著。”

    他剛說完甄元白就咳了咳,對上時不凡含笑的眼睛,忽然微微紅了臉,他低頭用紙巾去擦嘴,時不凡則看著他的發旋,輕輕把鼻尖湊過來嗅了嗅。

    就在這時,他突然被人推了一下,身子一下子前傾,甄元白受驚仰起臉,額頭陡然被他柔軟的嘴唇給撞到,就在那一瞬間,他感覺時不凡的嘴唇微不可察的撅了一下,發出一聲只有兩人聽到的,很輕的“啾”響。

    甄元白立刻重新把頭低了下去,心里因為突然閃過的想法有幾分惶恐。

    時不凡其實也有些猝不及防,噘嘴也不過是條件反射,他舔了舔嘴唇,一時也有點兒不自然,重新拉開距離,甄元白正繼續低頭吸溜他的八寶粥,因為快見底了,發出呼嚕嚕的聲響。

    這一股別別扭扭的氣氛一直持續到語音播報到一中站臺,時不凡把他攬過去,道:“到了,下車。”

    甄元白下車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垃圾扔掉,扔完了他又想起來:“你吃了嗎?”

    “現在才想起來問我?”

    甄元白十分羞愧。

    從公交站臺到學校門口還有將近一百米的距離,兩人背著書包朝學校走,甄元白忽然猝不及防被抱了一下,整個人從右邊給抱到了左邊,一個拳頭大的小石頭正好從他方才的位置穿過去砸到了一旁的墻面上。

    甄元白頓時精神緊繃,差一點兒他就被開瓢了!

    兩人一轉身,就看到幾個穿著三中藍色校服的少年笑吟吟的站在那里:“時不凡,你今兒個就帶這么一個……喲,這不是真傻帽嗎?一中最強優等生啊。“

    甄元白臉白了白,時不凡輕輕湊到他耳邊:“你先去學校。”

    甄元白沒有猶豫,掉頭就朝學校跑,三中幾個頓時哈哈大笑:“好學生就是好學生,遇到點事兒就嚇得屁滾尿流。”

    時不凡把書包扔到了一邊,忽然一個旋身把方才沒砸中甄元白的石頭撿起來,反手便砸了回去。

    那石頭驚得幾個少年急忙躲避,但還是有人被砸到了肩膀,與此同時,時不凡陡然閃電一樣沖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領頭少年的頭發。

    省一中這塊不止是一個學校,除了一個附屬中學之外,還有一個三中,這塊兒地是經常有少年人聚眾斗毆的,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社會人也會過來這邊受保護費,主要當然是因為這幾個學校很多學生都人傻錢多,就在半年多以前,時不凡帶人打群架上社會新聞,就是因為那些社會流氓收保護費收到了他頭上。

    因為這塊兒破事兒太多,也因為那次群架性質太過惡劣,上頭為了讓一些好學生能夠安心上課,以及防止有哪個孩子血濺當場,特別派了一隊人專門兒巡邏這一塊兒的治安,省一中作為重點中學,治安隊就駐扎在這兒。

    甄元白離開時不凡之后一陣猛沖,一口氣撲到了治安亭的玻璃板上,大喊:“那邊有人打架!有人打群架!!”

    甄元白學習成績拔尖,學校周刊天天報道他的優異成績,別說這附近做生意的,治安隊也都認識他的臉,幾個人高馬大的警察叔叔立刻跨了出來,拿著電棍問:“在哪?”

    甄元白揮手一指,大口喘氣:“就在公交站臺那邊!”

    當即有人把巡邏車開過來,幾個警員麻利的跳上去趕了過去。

    甄元白害怕時不凡受傷,顧不得歇息,又大喘著粗氣跑了回去,到地方的時候卻發現人都跑光了,只剩下時不凡被幾個叔叔圍在中間盤問。

    甄元白喉嚨發干,急忙擠過去幫他說話:“我,我跟他一起過來的,那幾個人,拿石頭砸我,他,他讓我先跑的。”

    有人問:“真的?”

    “真的!”甄元白用力點頭,轉頭看到時不凡臉上掛了彩,語氣越發用力,“是那群人先找我們麻煩的。”

    叔叔們不信時不凡,但是卻信甄元白,有人沖為首的男人嘀咕了兩句,后者點了點頭,道:“時不凡認識那幾個嗎?我派人去三中問問。”

    時不凡頂了頂腮幫,道:“還能是誰,該是你們老朋友了。”

    甄元白急忙扯他,小聲提醒道:“禮貌一點,警察會幫我們的。”

    看在甄元白的面子上,為首的叔叔笑了笑,道:“成,我親自去三中慰問一下我們老朋友。”

    他帶人離開,有兩個年紀小點兒的警察把他們一直送到了學校,季艷萍急忙出來問怎么回事兒,其中一個看了看時不凡,道:“他又惹禍呢,還差點兒牽連到這位小同學,你們做班主任的該聯系一下家長……這么好的孩子怎么天天跟時不凡混在一起呢。”

    時不凡掀起眼皮,眼神閃過一抹陰鶩,季艷萍急忙揮手趕他們,道:“甄元白你帶他去校醫務室看看,別傷著哪兒了。”

    甄元白點點頭,扯了時不凡一下他沒動,又扯了第二下,他才慢悠悠的收回視線,被甄元白牽著走。

    甄元白頻頻看他的傷,時不凡有些不耐煩:“我一個人打他們六個,有點兒擦傷不是很正常嗎?”

    甄元白急忙擺手,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問你疼不疼?”

    “當然疼了。”時不凡臉色臭臭的。

    兩人一路到了校醫務室,門倒是開了,但是校醫不在,估計是在食堂吃早飯,甄元白直接扯著他走進去,道:“我家里常備醫藥箱,好多藥我都認識。”

    他拿了藥水走過來,輕聲道:“可能有點疼。”

    時不凡道:“你吹吹我就不疼了。”

    甄元白用棉簽沾了藥水,對著他的額頭吹了口氣,道:“那我上藥了,你不要疼。”

    藥水碰到傷口,時不凡頓時皺了皺眉,嘶了一聲:“不夠,還得再吹吹。”

    甄元白便一邊吹一邊給他上藥,突然覺得自己真像哄小孩的爸爸,他趕緊把這個很可能被打的想法壓下去,問時不凡:“這樣真能不疼?”

    “還差點兒。”

    “差什么?”

    時不凡掀起睫毛看他,嘴角微微勾起,壞壞道:“差你親一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