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時不凡直接越過老師走了出去,看上去這節課是不準備上了。

    邱旌幾個互相對視了一眼,葉廉悠悠的站起來跟了出去,其余兩個繼續在桌上呼呼大睡。

    甄元白默默的轉過去面對老師。梁修德搖了搖頭,把那幾個紙團扔到講臺上,開始繼續上課。

    甄元白一邊聽課,一邊有些迷茫。紙團他都沒看,根本不知道時不凡寫了什么,但總覺得對方走時候的那個笑,有些不懷好意。

    甄元白低頭在紙上記筆記,還有點委屈,時不凡干嘛突然生氣,明明一開始說好了,上課不打擾他的,他還說要好好學習考第二跟他同桌呢。

    怎么這么沒信用呢。

    但不管怎么說,習還是要學的,甄元白幾分鐘就把這種情緒拋諸腦后。

    快下課的時候,時不凡又回來了,他晃蕩進門,又對老師笑了一聲:“還有三分鐘就下課了,小秘密是不是能還給我了?”

    梁修德示意他自己拿,時不凡捏了紙團,在一眾好奇的視線里,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下課鈴響了。

    梁老師不放心的看了這邊一眼,但時不凡這會兒那么老實,他也不好主動去找麻煩,便先拿起書離開了,走前囑咐第一排的同學,班里有什么事兒要及時報告老師。

    他挺怕時不凡打甄元白。

    別說他怕,甄元白也怕,時不凡一坐下,他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煙草味。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時不凡,就想著他是不是氣到要跟自己絕交了,其實絕交也沒什么,就怕他絕交前把自己打一頓。

    他猶猶豫豫的轉過去,想問時不凡課上找他什么事兒,卻發現對方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他只能轉了回來。

    時不凡一直睡到午休鈴響,才托著腮坐直,開始盯他后腦勺。

    班上的學生很快飛奔向食堂,甄元白一邊收拾書本,一邊留意身后的動靜,時不凡一挪動板凳站起來,他立刻揚起了臉。

    烏溜溜的眼睛像極了小狗。

    “去食堂吃飯,還是想我出去給你帶?”

    甄元白把書放好,急忙跟上他:“食堂就好。”

    他膽怯的模樣像只兔子,時不凡伸手把他Duang到懷里,嘖了一聲:“怕什么,我又不打你。”

    甄元白皺了皺眉:“今天數學課,你想跟我說什么?”

    時不凡抽過一支煙后已經冷靜了下來,甄元白也不過隨口說說而已,主要是因為他沒記憶,實在太敏感了,他對甄元白道:“以后可以拿咱倆基因去弄個小孩兒,跟你姓跟我姓都行,反正富二代是妥了。”

    “啊?”甄元白笨拙的去理解他話里的意思:“人工培養的小孩,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缺陷。”

    時不凡笑了:“你聰明我不凡,咱倆基因培養出來肯定聰明不凡的,別瞎擔心。”

    甄元白琢磨現在的好兄弟都流行要開始一起拼小孩了,但還是乖乖點了點頭,道:“就是可能要花很多錢。”

    “沒事兒,你男朋友有錢。”

    我哪個男朋友?甄元白一腦門子問號。

    不過還好,時不凡不生氣了,也沒準備把他打一頓直接絕交,甄元白頗感欣慰,晚上在時不凡提出在學校上晚自習的時候,他便點頭答應了。

    晚自習的課間并沒有幾個人,人寥寥無幾,大多都是成績好的孩子,老師時在時不在,甄元白面朝后跟時不凡臉對臉,在墻角輕聲給他講題。其實時不凡還是很聰明的,他文科不太好,可理科是一點就透,甄元白拿起下午買的奶茶喝了一口,也開始寫自己的試卷。

    筆尖沙沙,時間漸漸晚了,教室里的同學陸陸續續全部離開,最后一個人走之前跟甄元白喊了一聲:“你們回去的時候記得鎖門。”

    甄元白趕緊答應了一聲,順便抬頭看了一眼教室里的時鐘,發現這會兒已經快九點了,大家都回宿舍開始準備休息了,他下意識看向正在寫題的時不凡,對方難得學習態度這么認真,他有些不忍心打斷。

    低頭看手機,他媽已經發來了好幾條短信,問他什么時候回去,最新一條是三分鐘前,他還沒來得及回,秦英就打來了電話,甄元白扭身接了:“媽。”

    “這都幾點了,你今天還回不回來?”

    甄元白又看了一眼半點兒沒受打擾的時不凡,悶悶道:“要是太晚,我今天就住宿舍了。”

    他媽沒辦法:“那好吧,要是想回來就打電話,讓你爸去接你。”

    掛斷電話,甄元白重新拿起筆,時不凡飛快的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繼續低下頭去,嘴角卻微微揚了揚。

    十分鐘后,時不凡開口了:“寫完了,你給檢查一下。”

    甄元白乖乖接過來看了一遍,挑出幾個小錯誤想給他解釋,一抬眼,突然發現時不凡從對面繞到了他旁邊,他嘴角上揚:“已經過九點了,餓了沒?”

    “那我們去食堂看看還有沒有吃的。”

    “去食堂干什么,出去吃,想不想吃燒烤?”

    甄元白猶豫,時不凡溫聲道:“怕什么,晚點兒送你回學校,回家也行。”

    “那吃完我打電話讓我爸來接。”

    時不凡沒有異議。

    甄元白還真挺久沒吃燒烤了,這些會擁有快樂的食物他爸媽從來不許他們多吃,平時零花錢也都有數,每次給完錢秦英還要盤問一番錢都花哪兒了。

    甄元白摸了摸上回拿出來準備給時不凡交醫藥費的錢,道:“今天我請。”

    小同學還挺有原則,時不凡道:“行。”

    話雖然這么說,可等到甄元白吃飽喝足去付錢的時候,老板卻指了指時不凡:“他剛才就把錢壓這兒了,來,這是沒吃完找你們的。”

    甄元白懵逼的把錢接過來,轉身回到桌前,把自己的錢掏出來,連同找零一起給時不凡:“說了這頓我請的。”

    時不凡笑了:“咱倆出來還讓你請客,我不要面子的啊?嗯?”

    甄元白覺得時不凡可真奇怪,越來越奇怪了,時不凡把最后一口飲料仰頭灌下,捏扁杯子擦了擦嘴,道:“走吧,回家。”

    甄元白蹬蹬蹬跟上他:“那我的錢不要,找零還你。”

    “你拿著吧。”時不凡走出去,在馬路口擺弄手機,甄元白捏著那幾十塊錢,收也不是,扔也不是,十分苦惱:“你給我錢干嘛呀?”

    時不凡道:“疼你。”

    甄元白沒好氣:“你拿三十四塊錢疼我啊?”

    時不凡扭頭看他。

    路燈昏暗,馬路中央車水馬龍,川流不息的車燈對城市霓虹對照,在甄元白眼睛里折射出迷離的光,那張瓷白的臉在光線下像是鍍了一層濾鏡,越發的好看了。時不凡喉結滾動了一下,聲音啞了:“你想要多少?”

    這是想要多少的問題嗎?甄元白道:“我不要你錢。”

    他走過來想把錢還給時不凡,卻見后者忽然掏了掏口袋,幾張百元大鈔折成一團,他用手撐開,皺巴巴的遞了過來,“現金就這么點兒了,先拿著,回去轉你。”

    甄元白下意識后退,卻被他伸手一摟,臉對著他胸口Duang了過去,時不凡單手按著他的后脖頸,垂眸朝他書包側面的小口袋塞錢,塞完了順勢直接把他摟緊,埋首在他脖子間,笑道:“今天的聰明是燒烤味兒的。”

    “???”

    甄元白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這事兒太不對了。

    他越想越不對,急忙伸手要推,但時不凡的力氣哪里是輕易能撼動的,他在甄元白耳邊輕笑了一聲,微涼的鼻尖蹭了蹭他的耳垂,聲線撩人:“還欲拒還迎呢,嗯?”

    甄元白滿腦子狐疑和驚惶,時不凡終于把他放開,一轉臉,有一對車燈打了過來,一輛黑色的,看上去就很貴的車停在了他們面前,時不凡走過去拉開車門,對他揚下巴:“上車。”

    “我,我今天回家。”

    “送你回家。”

    甄元白看了看那輛車,又看了看時不凡,一只腳抬起來,卻又驀然收了回去,腳尖并齊之后還晃了一下:“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時不凡挑眉:“這么晚了,你一個人怎么回去?”

    “打,打車。”

    時不凡走過來,甄元白下意識后退,手腕突然被他抓住,時不凡把他扯過來,道:“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乖,上車。”

    甄元白驚疑不定被塞進車內,時不凡問他:“回學校還是回家?”

    “回家吧……”甄元白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微微皺了皺眉,時不凡靠在一旁看著他,忍俊不禁,道:“好,回家。”

    甄元白低下頭,眉頭緊鎖。

    時不凡捏著自己的耳垂,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一會兒又沒忍住,扭過頭去面對窗外無聲的笑彎了眼睛。

    車子很快停了下來,甄元白急忙跟他告別,并扯開車門下車——

    眼前是一個小噴泉,大理石地面兩側是綿延的花園和不知名的綠色植物,而甄元白的面前,一棟看上去就很值錢的大房子正對他敞開著大門……

    這顯然不是他家。

    他扭頭去看時不凡,后者做出詫異的表情,他低頭看了一眼時間,道:“剛才你沒跟劉叔說你家地址嗎?”

    “……”

    “這都十二點了,你爸媽估計該睡了,要不這樣,晚上就住我這兒吧,明天正好跟我一塊兒上課,怎么樣?”

    “……”

    甄元白強作鎮定,用力的抿住了嘴唇。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