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和失憶校草談假戀愛的下場 > 第1章 第 1 章

第1章 第 1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剛剛下過一場秋雨,空氣中滿是涼絲絲的濕氣。

    昨天晚上秦英值班,今天輪休,早上回來的時候兩個孩子已經去上課了,中午又在學校吃飯,是以她晚上便買了些五花肉,給孩子們做了頓好的。

    這天甄平津回來的也早,洗了手在桌前坐下,隨口問了小兒子的學業,忽然就聽到桌子上傳來了一個很弱很小的聲音。

    相比小兒子,他對大兒子是真的談不上很喜歡,雖然學習成績好,人也乖,可性格上卻著實是有些懦弱了,每次聽他蚊子哼哼似的說話,他都忍不住想上手打人。

    飯桌上的氣氛陡然微微一變,甄平津冷著臉,道:“再說一遍,沒聽清楚。”

    秦英也皺了皺眉。

    甄優秀側目朝哥哥看過去,甄元白正捏著筷子搗著飯,眼珠子不安的朝他們轉了轉,戰戰兢兢:“我,我想轉學……”

    “又有人欺負你?”秦英問:“怎么回事,我去找你們老師。”

    甄元白急忙搖頭否認:“不是,沒人欺負我。”

    是我……害別人摔倒,流了好多血。

    最重要的是,那個人超級超級可怕,一中人送外號惹不起,毫無疑問,等“惹不起”從醫院出來,肯定要打死自己,距離高考還有一年半,他都能夠想到自己的未來會經歷什么樣的地獄生活了。

    但他從小就沒闖過禍,這話他根本不敢說,眼看著父母開始商量誰明天去學校問問發生了什么,他更是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惹不起”受傷的地方是在校外,甄元白打電話叫了救護車,躲在一邊兒看著他被抬走,自己就跑回來了,要是父母明天去學校問,保不準會鬧得人盡皆知。

    到時候,大家都會知道他害“惹不起”摔爛了頭,不用“惹不起”親自出手,他那群兄弟就能把甄元白頭給打掉。

    甄元白心臟砰砰亂跳,眼睛在父母之間左右轉動,這兩位提到明天要去學校,也都有些不甘不愿,開始互相推辭,甄元白的性格實在太懦弱,甄平津和秦英都覺得自己去學校幫孩子擺平被欺負是一件很丟人的事,他們寧愿甄元白把別人欺負的哇哇亂叫,出些醫藥費也是好的。

    甄元白看出來,轉學是不可能的,他不敢多提,忙道:“不轉了,我就是……覺得老師教的不好,就,就這樣。”

    甄元白現在上的是省一中,別的不敢說,至少在本市,無論是師資力量還是學習環境,那都是頂尖的。

    他在桌上三人詭異的沉默中扒了兩口米飯,飛快的溜回了自己房間。

    關上門,甄元白的心還是跳個不停,他是個相當害怕惹事的人,平時遇到那些刺頭向來是能躲則躲,被調侃兩句也是能忍就忍,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當時不凡踩著滑板彎著嘴角喊他“真傻帽”的時候,他突然就惡向膽邊生,在下滑路段直接把他推了下去。

    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哪來那么大的膽子。

    跟鬼使神差似的。

    他滿臉茫然的坐了一會兒,腦子里全是時不凡腦袋下面那一灘鮮紅的血,直到甄優秀過來敲他的門:“媽讓你洗完澡再睡。”

    “知道了。”甄元白趕緊答,等到外面沒了動靜,才拉開門走出去沖了個戰斗澡。

    一出來,就對上了弟弟探究的眼神,他心里頓時又打鼓:“怎么了?”

    “你是不是惹事了?”

    甄優秀跟他性格完全是兩個極端,他雖然不惹事,但從來不怕事,而且從小就很沉穩,他爸經常說甄優秀未來是干大事的人,往往這個時候,他都會看一眼甄元白,然后恨鐵不成鋼的嘆一口氣。

    甄元白一聽,立刻挺直了腰桿兒,道:“胡說,我才沒有。”

    甄優秀比他小三歲,現在還沒他高,是以甄元白也不怕他,他訓斥道:“小孩子不要隨便對大人的事評頭論足,回去睡你的覺。”

    甄優秀挑了挑眉,目送他回了房間。

    甄元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內心備受煎熬,好不容易睡了一會兒,腦子里忽然閃過了一個可怕的想法,他又一個激靈驚醒了。

    雖然當時誰也沒看到他害時不凡摔倒,但是時不凡自己知道啊!他難道不會打電話跟老師告狀嗎?到時候老師肯定會給自己爸媽打電話的,這么一說,那爸媽豈不是明天就會被喊去學校?

    甄元白結結實實出了一身冷汗。

    他摸過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是零點了,照理說這個時候的時不凡不可能還沒醒,除非他……

    甄元白更加睡不著了,他翻來覆去,腦子里全是自己時不凡掛掉的事兒,風一吹窗簾,他都感覺時不凡的鬼魂過來找他了。

    他開了臺燈,縮在被子里大口喘氣,又陡然從床上爬起來去翻了翻自己的存錢罐。

    他不是個大手大腳的人,平時爸媽給的零花錢還有買學習資料的錢,只要有剩余,都會存下來,倒在床上把一些大票子數數,居然有小兩千。

    甄元白決定去醫院看看時不凡,如果他還活著……那他就跟他道歉,順便把醫藥費交了,爭取不被打死。

    他拉開窗簾看著外面還漆黑的天,腦子里全都是時不凡,完全睡不著了。

    為什么爸媽到現在都沒有接到電話呢?時不凡難道還沒醒嗎?他不會真的死了吧。

    甄元白又內疚又不安又害怕,迷迷瞪瞪睡過去就一直在做噩夢,一會兒夢到時不凡說還我命來,一會兒夢到時不凡陰狠的拿拳頭砸他的臉,他見過時不凡打人,招招陰狠毒辣,表情殺氣肆意,猶如惡魔在世。

    只是看到那一幕,甄元白都連續做了好幾天的噩夢。

    也是因為這一點,他從來都不敢惹時不凡。

    天色漸漸擦亮,鬧鐘還沒響起來,甄元白就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一夜沒怎么睡,他卻毫無困意。

    他必須要去醫院確認時不凡是不是還活著。

    他的洗漱聲吵醒了秦英,她拉開門揉著眼睛:“聰明?今天不是周六嗎?怎么起來那么早?”

    甄元白曾用名甄聰明,初中時候還在用,也是因為這個名字,當時學校里面有人給他起外號叫“真傻帽”,甄元白因為這個氣哭好幾次,好說歹說終于在高一開學前央求父母改了名字,新學校卻是有初中老同學的,甄元白成績好關注度高,就這么傳開了。

    時不凡調侃他也是因為這個。

    甄元白不喜歡這個名字,他漱了口,糾正秦英:“別叫我聰明。”

    秦英道:“就是因為你叫聰明,才這么聰明的。”

    甄元白不吭聲,他把牙刷在牙杯里面嘩啦啦的涮出很大的聲響,像是在表示抗議,秦英抓了一把頭發,改口:“元元?”

    甄元白這才不甘不愿的回答她:“我跟朋友約好,今天出去玩。”

    “你還有朋友?”

    甄元白皺起眉,開始洗臉,小聲道:“當然有了。”

    他裝模作樣的背了書包,把家里的代步小電驢推出來,從電梯下去之后戴上防塵口罩,便直沖醫院。

    時至晚秋,早晨的溫度已經有了涼意,甄元白穿了個薄外套,拉滿了拉鏈,微卷的頭毛被風吹得直往后撅,到了地方,他把小電驢停在門口,用手抓了抓一頭亂糟糟的頭發,一路走到了前臺:“你好,請問時不凡在哪個病房,就是昨天一中南校門口拉過來的那個。”

    他有一張瓷□□致的臉,頭發隨他爸,帶著點兒天然卷,一眼看去乖巧靦腆,前臺姐姐露出溫和親切的笑容,查到之后還貼心的給他指了電梯方向。

    甄元白道了謝,順著她手指走了過去。

    不來醫院不知道,這里每天都有很多很多的病人排著隊,無論早晚,永遠人滿為患。

    甄元白跟著大部隊走進去,一路到了指定樓層,心臟又開始砰砰亂跳。

    確定了時不凡還活的好好的,他放下心的同時,又開始覺得渾身哪兒哪兒都疼,他一邊想著時不凡會不會在醫院里面按著他打,一邊畏畏縮縮的扒著關閉的病房門,踮起腳尖從門上的玻璃朝里面看去。

    他看到了時不凡……的大長腿,應該是時不凡吧,套著病號服,正搭在病床上抽出來的小桌子上面,甄元白覺得除了他這樣的校霸型人物,也沒人會在醫院這么翹腿了,多囂張呀。

    可他既然醒了為什么沒給老師打電話找自己爸媽呢?

    這個病房里面似乎只有時不凡一個人。

    甄元白做了好一會兒的心理建設,也沒能有勇氣推開這扇門,他又站了一會兒,一個身高腿長的男醫生走了過來,見他就笑:“小同學,來看朋友的?”

    甄元白急忙站到一邊兒,遲疑的點了點頭。

    “我已經通過你們學校聯系他爸媽了,不過人還沒來,你倒是消息靈通。”醫生說著,推開了房門,對躺在床上抱著胸看天花板的少年道:“來了個小同學,應該是你朋友,瞧瞧認不認識。”

    甄元白站在門口,不太敢朝里面走,醫生對他招手:“來,進來,門關上。”

    甄元白猶猶豫豫,一步一挪,小心翼翼的走入了時不凡的視線。

    時不凡冷漠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臉上,他便下意識抬起手,招財貓一樣機械的打了個招呼:“嗨……”

    “你誰?”

    甄元白:“?”

    醫生嘆了口氣:“看來是真的誰都不認識了。”

    甄元白懵逼的看著醫生,在他的一通解釋之下,慢慢不可思議的瞪圓了眼睛,他克制的把自己興奮到發抖的手藏在身后的書包下面:“意思是,他,他失憶了嗎?”

    醫生點了點頭,又問了時不凡幾個問題,臨走時的時候對甄元白道:“今天周六,你們應該沒課,你先陪他一會兒,你們老師我也通知了,待會兒就該過來了。”

    甄元白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揚,他用力點了點頭,道:“好,謝謝醫生。”

    屋內很快只剩下兩個人,甄元白的手揪著書包帶子,聽到時不凡又不緊不慢的問了一句:“你誰?”

    “我……”甄元白腦筋急轉,道:“你看我第一個來看你,當然是你好兄弟啦。”

    時不凡掀起薄薄的眼皮看著他,瞥到他眼底難以掩飾的狂喜,挑了挑眉:“哦?”

    好兄弟會因為我失憶那么高興?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