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反派他太過可愛[快穿] > 第86章回收宮斗寵妃系統3

第86章回收宮斗寵妃系統3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云王府一行人便如此定下來了,寬敞的院落收拾得明凈整潔, 幾乎可以拎包入住。一天到頭, 殷明麓只需混吃混喝便可。

    這一天, 他最期待的午膳環節又來了,沖御膳房前來送餐的宮人招了招小手,對方立即打開食盒, 擺上一樣樣精美豐盛的菜肴。

    七八道大菜,三四樣小菜, 外加兩份燉湯,擺在桌子上看得人眼花繚亂, 殷明麓自己就吃了三年的清水白豆腐,當即眼睛一亮,夾起筷子吃了起來,心想自己好久沒吃到肉了,進宮被監視就被監視吧,抱緊皇帝大腿才是真的。

    見主子開心,小滿這些云府侍從拿了一個荷包遞過去, 充作感謝。

    宮人雙手接過, 不著痕跡地捏了捏厚度后, 才笑著道謝,暗地里卻在腹誹這云王世子也未免太過摳門, 賞個下人居然才給三四枚銅板, 真是前所未聞, 也不知怎么得了陛下的青睞。

    不知宮人的想法, 不然殷明麓估計會反手掏出自己的,賣可憐道:你看我的荷包,它又癟又窮。伸手抖一抖,還掉不出三四個銅板呢。

    午膳用畢,小滿想伺候殷明麓更衣歇息。他知道,小主子年紀小,精力不夠,經常吃飽喝足后,就困倦地想小瞇一會兒。屆時,他就會在旁邊給主子打扇,制造點自然風,讓主子安眠得更加舒坦。

    至于扇子打著打著,他也跟著睡過去了,也是常有的事情,但主子向來不會罰他,主仆二人感情極為深厚。再加上如今住在宮里,衣食住行比之在云府無處不美,還沒什么拘束,活兒又輕松,景帝也沒拘著他們,他們可以自由出宮,這宛若神仙般的日子,讓小滿已經樂陶陶好幾天了,恨不得從此就跟主子在這里扎根下來。

    今日也照樣,殷明麓打了個香噴噴的嗝后,又打了個小哈欠,似乎已有睡意,但他小手微抬,阻止了小滿為他脫衣的動作,道:“先不急著,我們去覲見陛下,打個招呼回來再睡。”

    哪怕是去說句午安也好。

    吃水不忘挖井人。他們享受到了好日子,自然要時不時去感激(拍馬屁)一下了。

    頂著毒辣的日頭,主仆二人拔腿走了段路,在養心殿前沒多等候就得到了景帝的傳召。

    一進去,看到暖閣處擺放的菜席,小家伙就發現壞事了,怎么那么久了,景帝還沒開始吃飯?

    餐桌上滿滿當當都是精美的菜肴,一樣樣鋪稱開,擺在金銀器盤或者白瓷碗中,看著分外誘人。本來他們以為自己的伙食已經頂頂好了,結果跟皇帝的膳食一比,還是有了落差,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更別說旁邊還有各種點心、粥膳和果品,難道民間的人呢都恨不得投胎到帝王家,能天天享用這般龍肝鳳髓和山珍海味。

    顯然擺了有些時間了,但景帝就是索然無味,半點筷子也沒沾。問題是他自己不吃,但那些伺候的宮人們卻依然在,還有一些膳房等著聽賞的人,都眼盼著皇帝能動一筷子。

    本來景帝謝厭還在疑惑殷明麓的來意,那漆黑的鳳眸略帶詢問,隨即在小少年的馬屁聲中得到了答案。

    作為禮尚往來,他放下手中的奏折,看向殿下的小人,“這段日子,明麓你可過得好?”

    隨即他發現自己似乎問了一句廢話。因為云王世子殷明麓今年十歲,在宮廷待了些天后,那本來瘦瘦的臉兒,肉眼可見的圓潤了一圈,看著更加白嫩可愛,顯然好吃好住,日子過得極好。

    “皇兄何不用膳,沒有胃口嗎?您平時日理萬機,身體重要,可千萬不能虧待了自己的胃啊!”小少年作揖后,關切地問了,畢竟這些菜不吃可就浪費了啊!

    聽到用膳,謝厭嘴角本來噙著的笑意,也淡了幾分。他沒有胃口的事不是一天兩天了,面對滿桌子的宮廷菜,只覺得厭煩和歪膩,但他居高臨下時,看到云世子那眼神,沒由來有幾分好笑。

    小少年說罷,自以為眼神很隱蔽,但卻往菜席上瞄了幾眼。一個沒忍住,差點口水飛流直下三千尺,大眼流露了些渴望。

    讓本來沒什么胃口的他,瞬間有了**。

    太監總管王公公沒留意皇帝的表情,他只在心想:云王世子凈說些廢話,這些好話,他們這些平時在帝王身邊伺候的,誰沒勸過?可陛下就是沒有胃口,他們能怎么辦!估計過了半個時辰,這一桌子就要被完好無損地撤下了。

    誰料,景帝卻突然一反常態道:“來人,伺候朕用膳。”

    ???好一個猝不及防,王公公足足慢了一拍才回神,然后連忙喚殿下早已等候多時的宮人進來給陛下洗帕凈手,伺候用膳。等一系列事宜有條不紊后,王公公還是沒懂陛下怎么突然想動筷了,只能將功勞歸到云王世子身上,心想這小世子不得了啊,這么小就知道拍馬屁了,結果還拍上了,肯定是因為對方年紀小,拍起馬屁來有天然的優勢。

    帝王想用膳了,整個屋子的人都得立馬圍上去伺候,包括殷明麓。

    景帝意思意思地動了動筷子,見餐桌旁杵著的小人,客氣地詢問:“明麓來之前可用過餐了?”

    小人滿臉寫滿了饞,仿佛只要他恩準與對方同席,對方能一口氣吞下全桌,但面對帝王問話,還是艱難地點了點頭。其實他不是餓,但他見到這一大桌子宮廷美食,嗅著這飄在空氣中的飯菜香,還是有些饞了。

    景帝咳嗽了幾聲,故作遺憾道:“那真是不湊巧,不能留你用膳了。”

    小家伙再艱難地搖搖頭,仿佛真的不遺憾似的,不過他的筷子停留在哪里,云王世子的眼神也跟著飄了過去,他的筷子往左邊的涼菜沾了沾,云王世子的眼神不知不覺也跟了過去,令謝厭心里暗笑,覺得逗弄一孩童的滋味挺好。

    他給身邊人使了使眼色,作為伺候帝王的老人了,王公公最會揣度帝心了,接收到眼神后瞬間心領神會,開始唱戲:“陛下,這道香酥鴨是御膳房的廚子,特地按著祖傳菜譜腌制,那酥脆松嫩的口感可是京都一絕。”

    香酥鴨、香酥、香,仿佛沒被誘惑,小少年盯著那只外皮色澤紅亮的鴨子,面上一本正經,只是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嘴角閃爍了一道可疑的亮光。

    帝王頷首,筷子自發地前往了下一道菜。

    王公公道:“陛下真有眼光,這道金黃的菜品叫炸佛手,選材極為講究,是用崤山上養得膘肥體壯的山豬,取筋骨上最精壯的部位,按肥四瘦六制成的,您嘗嘗,是不是外香里嫩,有嚼勁得很?”

    帝王淺嘗,給出評價:“果真如此。”

    “您再嘗嘗這道茄子,雖是素菜,但也是膳房管總拿三十道雞湯親手煨,想必滋味鮮美得令人也不知是雞湯的味兒重還是茄子的味重。”

    聽到這里,小少年的臉已經徹底垮了,開始低著腦袋瓜子,玩起了自己的衣角。后悔自己沒事專趕帝王用膳時分來了。

    而對著他那張臉,謝厭表示還真有些下飯,平時他飯量極少,今日卻意外地胃口大開了,吃了足足兩大碗,還打賞了御膳房眾人,令身邊的人受寵若驚。

    王公公看在眼底,特地吩咐身旁伺候的人,以后午膳時分,可以多喊云王世子前來觀摩。

    另一邊詩宴上,一梳著美髻、明艷動人的妙齡少女登場后,大家的目光都忍不住為其吸引,為對方出色的姿容儀態所折服,心想:秦大小姐果真容顏姝麗、閉月羞花。

    秦大小姐成了全場的焦點。

    見狀,秦曼曼眉黛似蹙非蹙,對著窗外的景色隨口拋了一句道:“唉,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當即又轉移了所有人的目光,那些才子細細咀嚼了一番詞句后,激動得滿目紅光,當即拋下漂亮的秦大小姐,重新圍繞起了才氣縱橫的秦二小姐。

    畢竟,美麗的皮囊遍地可尋,但有才氣的靈魂卻獨一無二。

    在這些人中,尚書之子李公子的感官最為復雜和糾結,誠然,他與秦大小姐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兩家之間早有了口頭婚約,他也愛極了秦大小姐絕倫的姿容,但情感上,他卻漸漸被秦大小姐的妹妹所吸引。

    尤其是,對方私下曾給他寄過一封書信,上言道:“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他當即就癡癡地出神了,想到了秦二小姐經常在回廊處,悄悄注視著他的幽怨目光,對方的容貌也許不如親姐姐美艷,卻也嬌俏靈動,十分惹人憐愛。

    當夜,他站立在芭蕉樹前,發神靜思良久,開始考慮如何向父母推拒這段婚事。辜負了秦大小姐,是他不對,但他的一生,應該勇于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愛慕的女子。

    在秦二小姐身邊,他能感受到那種情感上的契合,仿佛他們的靈魂碰撞在了一起,對方注視他的眼神里滿是崇拜,他們有共同的情趣愛好,可以一同咀嚼文字、彈琴唱曲、觀花賞鳥。

    所有人都圍著少女,包括秦大小姐的未婚夫。在少女面前,所有做不出詩句的閨閣女子仿佛都變得庸俗、笨拙,空有美貌沒有靈氣。

    侍女看著沉默不言的大小姐,暗自為她心疼。二小姐明知道李公子是親姐姐的心上人,還跟人家打情罵俏得起勁,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明明知道自己明年就要入宮參加大選了,居然還如此不端莊!半分女子的矜持都沒有。

    “妹妹她難道是想把我逼進宮么?”

    如果李家人真的退了這門婚事,那她真的只有入宮參加大選這一項可選了。聯想到親妹落水后那大變的性情,秦善善嘆了口氣,細白的手擰了一下帕子,眉眼透出幾分愁緒。更糟糕的是,妹妹貌似以為是她推對方落水的,醒來后便一直對她頗為針對。

    她還不知道,她的親妹妹確實是想把她逼進宮,甚至逼進宮還不算停止,還要讓這個姐姐,親眼看著她在宮廷內是如何風光恣意,備受寵愛的。..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好玩娱乐电玩城